戀上你75小說 www75drcom ,最快更新世界欠我一個初戀最新章節!
    夏柯喜歡邢運,這件事在公司里幾乎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至于邢運,很明顯對他也是有好感的……總而言之,雖然這兩個人目前還不是戀愛關系,但也應該是遲早的事。
    這是大家的普遍認知。
    沒成想,居然還會殺出個程咬金,尤其這個程咬金還是邢運的閨蜜!
    嗯,但凡是長了眼睛的人能都看出來,邢運的這位閨蜜對他們家夏總很有興趣,每次說是來找邢運的,卻又總是逮到機會就跟夏柯套近乎。
    唯一沒有察覺到這一點的,大概就只有情商低到讓人堪憂的邢運了。
    既然當事人沒有意識到,其他人自然也不會去多嘴,就連向來最八卦的徐依依這次都忍著什么都沒說。
    可是在見識到剛才那一幕后,就算是邢運也應該能看出些端倪了吧?
    雖然夏柯看起來是認錯人了,但她那位閨蜜顯然不是。
    正當大家翹首以盼等待著一場閨蜜撕逼大戲上演時……
    “哦,對了,我要去泡咖啡。”邢運輕輕顫了下,回過神,自言自語地嘀咕了句后,兀自轉身,看起來很若無其事。
    只是看起來,如果真的若無其事的話她就不會一頭撞在門上了。
    ——砰!
    一聲悶響在寂靜無比的會議室里炸開,足可見她撞得有多大力。
    見狀,夏柯倏地站起身,才剛想要舉步,徐依依便拉住了他,“我陪她去吧。”
    夏柯猶豫了下,點了點頭。
    一旁的武琳還有些驚魂未定,張思睿遞了瓶水給她,“好點了嗎?”
    “嗯……”她訥訥點頭。
    “坐著緩一下吧……”說著,他抬眸看向夏柯,“夏總,一起去找管理員問下吧?如果只是突發狀況還好,要是電閘真的有問題,今晚這班恐怕也加不成了。”
    這家伙有話想跟他說,直覺告訴夏柯,去找管理員只是借口。
    他沒有多說什么,跟著張思睿一塊走出了會議室。
    一路沉默著,直到跨入電梯,張思睿才打破了沉默,“你還真是艷福不淺啊,琳琳當年可是我們學校不少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別說是抱她了,能有機會跟她說上話都夠那幫人興奮好幾天了。”
    “……我只是認錯人了!”幸災樂禍的語氣讓夏柯很不爽。
    “這也能認錯?”
    “黑燈瞎火的,認錯不是很正常嗎?”
    “很正常嗎?”張思睿嗤笑了聲,“那邢運為什么沒有認錯?”
    夏柯眉心驀然擰起,“什么意思?”
    “我剛才去拉她,她大概只用了一秒鐘就察覺到了我不是你。”
    “……”
    ===========
    茶水間里的邢運異常忙碌。
    起初,徐依依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好由著她。
    可是眼睜睜看著她已經泡了八杯咖啡仍舊停下來的打算,徐依依還是忍不住了,“你泡那么多咖啡干什么呀?”
    “嗯?”她恍惚轉眸,怔忡了會,才道:“哦,順便幫他們也泡一下。”
    “……你別這樣,夏柯這不是明擺著搞錯人了嘛。”
    她輕震了下,“我知道。”
    “知道你還發什么神經呀。”
    “我也不知道……”
    “……”這對話讓徐依依不知道該怎么繼續下去了。
    “就是覺得胸口很悶,喘不過氣……”
    “嗯?”徐依依眼睛一亮。
    她想了想,“可能是會議室里空氣太差了,出來透透氣應該就會好一些。”
    “就算給你接個氧氣罩你也好不了!你這癥狀跟會議室里的空氣沒有半毛錢關系,跟剛才會議室里抱著你閨蜜的那個男人倒是關系很大。”
    “他只是認錯了……”輪到她替夏柯辯駁了。
    “嗯,雖然明知道他只是認錯了,但還是會不爽!怎么就會認錯呢?明明差別那么大怎么可能認錯呢?”
    “……”
    “是不是被我說中了?”徐依依撇了撇唇,繼續,“知道你為什么會胸口發悶、喘不過氣嗎?”
    “為什么?”
    “吃醋啊!”
    邢運僵了下,思忖了好一會后,不由地笑出了聲,“不可能,吃醋不是這種感覺的,應該是心里像是有只檸檬不斷在冒泡泡……”
    聞言,徐依依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突然覺得剛才夏柯拿來損她的話回敬給邢運簡直再適合不過——
    “我拜托你平時少看點瑪麗蘇小說!”
    還冒泡泡的檸檬呢,真虧她說得出口!書里都是騙人的好嗎!正常人吃醋哪有那么童趣!
    “我本來就不喜歡看瑪麗蘇……”邢運反駁道。
    “放屁!你前兩天推薦給我的那本簡直蘇得不能再蘇了,但凡是個男性角色都喜歡女主,連路邊的公狗看見她都會忍不住抱著她的腿拱,這還不叫瑪麗蘇?!”
    “人家作者設定就是女主身上會散發出一種特殊的荷爾蒙啊,那些男人喜歡的根本不是她,只是被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所迷惑了,你得看下去,后來她身上這股氣息消失了,可精彩了。”
    “后來那些男人都不喜歡她了?”
    “嗯,就在她成功推倒她從小到大的男神時,那種氣息突然消失了,男神直接就把她踹下床了。”
    “我靠!那么帶感?”
    話題不知不覺就偏了,偏得連軌都沒有了,等徐依依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已經晚了,不速度之客來了……
    “那個……”
    一道有些怯生生的聲音突然從茶水間外飄來。
    聞聲,邢運和徐依依打斷了話端,齊刷刷地朝著門邊看去。
    只瞧見武琳探頭探腦地看著她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詭異的氣氛持續了片刻,被邢運打破了,“怎么啦?”
    她抿了抿唇,道:“我想跟你聊聊。”
    “聊唄,躲門口干什么?”徐依依沒好氣地斜了她眼,“你平常不是挺橫的嗎?怎么著?做虧心事沒臉見人了?”
    她懶得搭理徐依依,依舊直勾勾地看著邢運,“我是說單獨聊聊。”
    “你這是想趕我走的意思?拜托,這是我們公司欸,你一個外人憑什么趕我走……”
    “依依……”邢運無奈地喚了聲,有些頭疼。也不知道為什么,依依似乎特別不喜歡武琳,幾乎每次見面她們倆都得他先掐上一輪。
    “得得得,你們聊吧,我忙去了。”徐依依哼了聲,不情不愿地走出了茶水間。
    路過武琳身邊時,她還很幼稚的故意撞了武琳一下。
    “你無不無聊?”武琳沒好氣地瞪著她。
    “無聊也比你往男人身上貼好。”
    “你……”
    “行了行了,別理她。”眼見她們又要掐上了,邢運趕緊上前去攔。
    直到徐依依半推半就的離開,茶水間里才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可是武琳依舊支吾著,最終還是邢運耐不住追問,“你想跟我說什么?”
    “那個……”她又吞吐了陣,“夏柯有女朋友嗎?”
    “……”邢運臉色一白。
    她低著頭,紅著臉頰,有些扭捏地道:“我好像有點喜歡他……”
    “…………”
    “我可以喜歡他嗎?”
    邢運漸漸回過神,“這種事不需要問我意見吧,我又不是他的誰……”
    “他不是你老板嘛,總覺得還是應該問你一下。而且看你們關系好像不錯的樣子,你比較了解他嘛。”
    “也還好,不算特別了解……”
    “那你覺得我要是追他會有希望嗎?”
    邢運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正當她無言以對時……
    “追追看不就知道了。”
    夏柯的聲音忽然飄來。
    他倚在門邊,噙著一抹邢運幾乎從未見過的淺笑,凝視著武琳。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出現的,看起來就像是早就在那兒了。
    “意思是……”武琳沖著他挑了挑眉梢,“我可以追咯?”
    “嗯,我單身,來追吧。”丟下話后,他漠然轉身。
    武琳趕緊追了上去,“那你明晚有沒有空,一起吃飯啊。”
    “好啊。”
    “吃完飯不如在一起看個電影吧。”
    “嗯。”他頓住腳步,轉眸瞥了眼仍舊呆站在茶水間里臉色煞白的邢運,“你怎么了?”
    “……沒怎么。”就是突然覺得茶水間的空氣比會議室還要差!
    “那還愣著干什么?不用干活了?”
    “……干不了,我胸悶,難受,透不過氣。”
    “活該,憋著。”
    “……”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