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你75小說 www75drcom ,最快更新世界欠我一個初戀最新章節!
    唔……邢運當然也不是因為能一起過夜才把楚楠叫來的……
    說到底也只是想要增進下感情、加深下了解,按照徐依依老師的說法,一塊睡一覺是最有效的方法。既然這個方法實現不了了,那就退而求其次唄。
    比如說下午可以跟楚楠一塊去泡個溫泉什么的,總之只要是有獨處機會就行了!
    結果她的如意算盤又一次被夏柯毀了……
    “他居然拉著楚楠一起打麻將!”本該幽靜舒緩的spa房間里充斥著邢運的怒吼聲。
    “噗!”趴在另一張spa床上的徐依依忍不住笑出了聲,“你可以跟他們一起打啊。”
    “我不會啊……”
    徐依依微微轉過頭,白了她眼,“你是不是中國人啊?連國粹都不會。”
    “幸虧我不會,每次逢年過節我爸媽只要坐在一張桌子上打麻將必定會吵架,我要是會的話,那就不是加速感情了,是加速分手!再說了,我收拾好行李去找楚楠的時候,他們已經玩上了,超哥和老陳坐得可穩了,那架勢……簡直就是打死也不會讓位給我的!”
    “真是服了夏柯,套路太深。”徐依依溢出感嘆。
    “什么套路?”
    “唔…怎么說呢……”徐依依猶豫了會,突然問道:“那個沈清呢?不是跟你一間房嗎?”
    “說是有點累想睡一會。”
    “你……有沒有覺得她跟楚楠之間有點不太對勁?”
    邢運想了想,非常認真地思考著,最后得出了結論,“沒覺得啊,他們根本就沒怎么說過話吧。”
    “但是很奇怪啊,你說了沈清是你老板的姐姐之后,他怎么就會立刻知道我們老板叫夏柯?”
    這一點邢運之前也覺得有點奇怪,但也并不是沒法解釋的,“可能聽說過吧。”
    “拜托,你當夏柯是明星啊?雖然他在我們這一行的確算是小有名氣,一些同行都聽說過他,但是楚楠是在銀行工作的吧?搞金融的跟我們這些做游戲的完全沒有交集啊,你在哪聽說的?”
    “他是我妹介紹給我的啊,或許有從我妹那里聽說過呢。”
    “行,就當他聽說過好了。可是當時我們只是在驚訝沈清居然是夏柯的姐姐,這個話題跟你老板是誰根本沒關系吧?他突然冒出那種問題是為什么?”
    “……”好像是有點突然。
    “如果他跟沈清早就認識,并且也知道她和夏柯的關系,于是在聽到沈清是你老板的姐姐之后,立刻意識到了你老板是夏柯,這可能是他之前沒有料想到的,所以語氣才會那么驚訝。”徐依依挑了挑眉,“怎么樣?這樣是不是就合理多了?”
    “你是說……”邢運五官皺成了一團,“楚楠認識沈清姐?”
    “沒錯,我甚至還懷疑他們以前在一起過。”
    “噗!”邢運成功被逗笑了。
    “笑什么啊!我是認真的!”
    “嗯,看出來了,很認真的在胡說八道。”
    “……”
    “你還真把自己當成福爾摩斯了呀?怎么就那么熱衷于推理呢?算我求你,別鬧了好不好?上次就是信了你的邪,害我誤會夏柯對我有意思,還一本正經地拒絕了他,結果糗大了好嗎!”
    “咦?”徐依依的推理魂瞬間被八卦魂吞噬了,“還有這種事?怎么沒聽你提過?”
    “那么丟臉的事有什么好提的。”
    “什么時候的事?”
    “就我去楚楠家那天呀。”
    “所以那天夏柯果然來破壞了?”
    “別提了,他突然打電話給我,說什么約了廣告公司,對方的項目經理想要看一下人設。”
    徐依依皺了皺鼻子,低哼,“一聽就是借口。”
    “可不是!”所以她會誤會也不能怪她,“結果!他真的約了佳沃的項目經理啊!我這才剛拒絕了他,那個經理就出現了!當時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哈哈哈哈哈,你是怎么拒絕他的?”
    居然還好意思笑!
    邢運咬了咬牙,大致地跟依依講述了下那晚的經過。
    聽完之后,徐依依笑得更加夸張了,“哈哈……哈哈哈哈……怪不得你會認識他姐了…哈哈哈哈……”
    邢運轉過頭,狠狠地瞪她。
    “行行行,我的錯我的錯,是我不好……”徐依依憋住笑意,承認了錯誤,“之前的確是我搞錯了,我沒想到還有沈清這號人物。你這么一說,我更加懷疑她是楚楠的前任了。”
    “你什么邏輯啊?”邢運安全沒辦法在這兩件事之間找到關聯。
    “你聽我慢慢跟你分析啊……”在spa師的示意下,徐依依翻了個身,躺好后才繼續道:“還記得那天楚楠來公司接你去看電影嗎?當時我們在公司樓下的便利店圍觀……”
    “你們怎么那么無聊啊!”
    “哎呀,別打岔,還沒說完呢!”徐依依接著說:“夏柯后來也來了,結果你猜怎么著?”
    “我猜我們公司不會好了,從員工到老板都好無聊!”
    徐依依決定不搭理她,保持自己的節奏,“結果他見到楚楠之后整個人都不好了!還氣勢洶洶地沖出了便利店,那樣子簡直就像是要找楚楠單挑,所以我才會懷疑他是不是喜歡你嘛。現在想想,如果說楚楠是他姐姐的前男友,那所有的事情就都能解釋了!”
    “……請解釋。”
    “他認出了楚楠,所以才會那么生氣啊……”徐依依頓了頓,側目打量了下邢運的表情,還算平靜,她才剛說下去,“以他當時那種生氣的程度來說,我懷疑楚楠跟他姐姐連分手都沒分干凈。”
    “……”
    “之后也是,聽說你要去楚楠家里,再加上我的刻意暗示,他生怕你們倆生米煮成熟飯,到時候情況就更加復雜了,所以才會找你。”
    “可他的確是約了佳沃的人啊。”
    “嗯,這我的確不好說,可能也就是個巧合,但他絕對有順勢利用的嫌疑。就說今天吧,說什么他跟他姐一間房不方便,那再多要一間房不就好了,也不差這點錢啊。根本就是故意不讓你和楚楠一間,甚至還不讓你們有獨處的機會,都是套路。”
    “徐依依,我真是越來越佩服你了,你做原畫師真是屈才了,去寫腳本吧。”
    “信不信隨你。”徐依依氣呼呼地瞥了她眼,“我碰上的渣男比你談過的戀愛還多,這方面我從來不懷疑自己的直覺。”
    “我雖然沒有戀愛經驗,識人經驗還是有的!”
    “得得得,你能耐,被騙了別來找我哭!”
    “才不會找呢!”
    =============
    雖然覺得徐依依的推斷很不靠譜,但邢運多少還是有些在意的。
    事實證明,果然很不靠譜!
    晚飯吃很融洽,沈清還是一如既往的很會活躍氣氛,轉眼就跟公司的其他同事們打成一片,也喝了不少酒。
    硬要說有什么不對勁的話,那大概就是楚楠對沈清異常的冷漠吧。
    回去的時候,沈清已經有些醉了,把她扛回房的任務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同住的邢運身上。
    她以為楚楠一定會幫忙,結果……
    “你一個人可以嗎?”他突然問。
    “欸?”邢運一時反應沒能反應過來。
    “我有些累,想先回房休息。”
    “哦哦……”原來是在問她一個人把沈清姐扛回房可不可以嗎?她回過了神,正想要表現體貼。
    然而,她還沒來得及說些什么,跟同事道完別的夏柯就走了上來,很順勢的從邢運手中把沈清接了過去,“我來吧。”
    這畢竟是他姐,由他來照顧也說得過去,邢運當然沒異議。
    把沈清移交到夏柯手上后,她抬了抬眸,沖著楚楠擠出笑容,“你趕緊去休息吧,這邊有夏總在呢,沒事的。”
    “嗯。”楚楠點了點頭,沒再多少什么,轉身走了。
    邢運愣了愣,就這么走啦?
    她還以為他至少會叮囑幾句的,比如說早點睡啊、比如說有什么事就找他啊之類的……
    不過也是啦,雖然說是有些累,但想必要不是實在累得不行了也不會說出口。
    都怪夏柯!
    “瞪我干什么?”突然掃來的瞪視讓夏柯不爽地蹙起了眉頭。
    邢運沒好氣地埋怨道:“你沒事干嗎拉著他打麻將啦,瞧把他累成什么樣了。”
    “打麻將而已又不是打架,這也能累到?他是每天從五萬平米的床上醒來面對著兩百個女仆的大少爺嗎?”
    “可是他今天六點多就起床了呀。”
    “我不也是。”
    “他還開了好幾個小時的車呢!”
    “我不也是!”
    “呃……好…好像是哦……”
    “本來就是!”夏柯白了她眼,“怎么就沒見你心疼我。”
    “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怎么著?老板就不用心疼的嗎?”
    “我更心疼老板的姐姐。”她看了眼幾乎快要站不穩的沈清,“趕緊走啦,你姐快不行了。”
    “你姐才快不行呢!”
    “……呸呸呸!是我不好,我說錯了,童言無忌!”
    “都快三十了還童言?”
    “有完沒完啊!”
    “沒有!直到你學會心疼老板之前,我是不會完的!”
    “疼疼疼……我心都疼得快死掉了,行了吧?”邊說,她邊走上前,幫忙一塊扶住了沈清,舉步往前走。
    “不行,太敷衍了。”
    “你才是每天從五萬平米的床上醒來面對著兩百個女仆的大少爺吧!”
    “我連兩百個員工都沒有!僅有的這幾個還不知道心疼我!”
    “……夏總,我真的很心疼你,要不你也回房休息吧。”她一個人反而還輕松點呢!
    “嘁,我才沒那位大少爺這么虛弱矯情。”
    …………
    ……
    事實證明,邢運的想法是對的。
    這一路,既要應付夏柯的無理取鬧又要應付沈清時不時發作的酒瘋,實在是身心俱疲,總算把沈清扛到了床上,她已經累得連話都不想說了。
    盡管如此,倒在床邊稍微休息了一下,她還是撐了起來。
    總不能讓沈清就這么睡,那一身酒臭太熏人了,作為同房的她壓力很大。
    于是,邢運讓夏柯從沈清的行李箱里翻找出了睡衣,替她換上,順便還用熱毛巾大致幫她擦了一下,忙完之后,邢運自己也是一身的汗,只想立刻洗個澡。
    本來以為夏柯已經走了,沒料到……
    她舉步跨入套房客廳打算去行李箱里拿換洗的衣服,卻瞧見夏柯正蹲在行李箱邊,反復端詳著她的……泳……衣……
    這是什么奇怪的舉動?!
    是泳衣大盜嗎?!
    還是變態癡漢?!
    “夏…夏總,請問…你……在干什么?”好半晌后,邢運才勉強回過神。
    聞聲,他轉眸看向她,若無其事地問:“你說的分體式就是指比基尼?”
    “……有什么問題嗎?”
    “不是還有那種下半身平角還帶著一層層蕾絲像蛋糕裙那樣的嗎!”
    “我都已經豁出去穿分體式了,為什么還要穿平角褲……”
    “話是這么說沒錯,問題是你……”又不是只穿給我一個人看,這么豁出去干什么!這么一說,他突然想到,“你是不是還沒去泡過溫泉?”
    “是啊。”她點了點頭,“楚楠不是也還沒去嗎?我打算明天上午叫他一塊去,泡一會,吃個午飯,回家……”
    “現在去吧!”
    “欸?”
    “晚上的溫泉比較漂亮。”
    “黑燈瞎火的哪里漂亮了?”
    “就是黑燈瞎火才漂亮,沒有光污染,適合看星星。”
    好像也有點道理哦,她有點動搖了,“可是,楚楠不是說累了嘛,連幫我一塊送沈清姐回房的力氣都沒有,這種時候還要叫他一塊去泡溫泉不太好吧。”
    “那就別叫他了。”
    “一個人泡多傻啊……”重點是,她怕黑啊。
    “我陪。”
    “……”
    “別廢話了,趕緊走,再晚就該關門了。”
    “但是……”
    “快點!”
    “哦……”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