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狂探 > 第2175章 我的計劃
    “喂,喵喵……你這是干什么?”趙玉一臉懵逼,“話還沒說完呢!出了這么大的事情,謀殺案吶!”
    然而,不管趙玉怎樣說,苗小姐卻依然不肯松手,一直將趙玉拉到了走廊的遠處。
    “我知道你要說什么!”趙玉無奈地說道,“你是不是想要勸我,不要插手啊?你聽我說,身為一名正義感爆棚的警探,我怎么能眼瞅著罪惡發生而無動于衷呢?
    “我知道咱們現在有重要任務,但是,要是萬一,萬一這件案子和咱們想要調查的事情有關系呢?”
    “不!”苗小姐將趙玉按到墻上,半壁咚狀態地認真說道,“趙玉,我把你拽出來,不是跟你說這些的!
    “你老實告訴我,”苗英將食指對準趙玉的鼻子,“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的計劃?那個游輪女老板根本沒有墜海?”
    “這……”趙玉咧嘴,“你說什么呢這是?”
    “我說什么?我還不了解你嗎?”苗英咬著銀牙說道,“從昨天晚上開始,你就一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狀態,以你的本事,早就做好計劃了吧?
    “瞧,”她一指遠處的監控室,“你馬上告訴我,那些人都在演戲呢!那視頻也是假的……”
    “假的?”趙玉不解,一臉無辜,“為什么?”
    “還在裝蒜是不是?”苗英瞇起眼睛,“太明顯了,女老板出了事,船長和總經理第一時間找到你幫忙,然后,你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去處理這件案子了!
    “你明著是在調查女老板失蹤的案子,但背地里,卻是借著這個機會,來偵查4年前的游輪謀殺案,對不對?”
    此時此刻,齊建華和畢國勝等人站在監控室的門口,一起看著趙玉和苗英,臉上露出了深深的疑惑。
    畢國勝問道:“剛才,他不是說,那個女的是他的助手嗎?怎么看著不像呢?”
    “是呢!”齊建華皺眉,“看樣子,好像在爭論什么,不會是情侶吧?”
    “哎呦,喵喵啊,”此時,趙玉還在極力解釋,“人命關天,我敢這么玩兒嗎我?快點吧,我們得趕緊過去查看現場,如果朱韻笛真的是被人謀殺的,等于游輪上有個殺人犯,在等著我趙大神探去抓呢!”
    “不,我不信!”苗英說道,“這世上,還有你趙大神探干不出來的事嗎?你不是說,你早就已經有計劃了,那你倒是說說,你的計劃到底是什么?”
    “我的計劃很簡單,哦……不,不對……”趙玉更正道,“其實,這也不算是我的計劃,是那個朱韻笛早就醞釀了很久的!
    “這次游輪航行,她之所以把當年的那些嫌疑犯全都邀請了過來,其實就是想要在游輪上實施這個計劃。
    “你現在明白了嗎?這里面不管有我沒我,她都會去做的!”
    “什么計劃?”苗英問道,“說啊到底?”
    “是這樣的,”趙玉說道,“朱韻笛跟我說,她本來是想要故意給這些人放出一個消息,說她掌握了4年前朱喜城失蹤案的決定性證據,然后通過觀察這些嫌疑人的反應,逼迫他們露出馬腳!
    “可是,當她在賭場遇到我之后,打算讓我加入進來,”趙玉介紹,“利用我神探的名氣來更好地實施這個計劃。
    “所以,當天晚上,我只是給了她一些建議,幫她改良了這個計劃……”
    “這算……哪門子計劃?”苗英皺眉,“兇手那么狡猾,怎么可能上當呢?”
    “不一定會上當,但是……”趙玉說道,“至少能夠讓我們知道,6名嫌疑犯之中,到底誰才是那個真正的兇手!”
    “不可能……”苗英不信,“你們說有證據,就有證據了嗎?4年了,尸骨都沒找到,上哪里找證據去?”
    “是的,你說得全對,如果不是這樣,這案子也不會被稱為完美謀殺案,”趙玉說道,“朱韻笛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為了查出她大哥的死亡真相,但凡有一線希望,她也會努力爭取!
    “在她的計劃里,會給那些嫌疑犯的房間安裝竊聽器和攝像頭,”趙玉說道,“然后,在暗中好好觀察這6個人,在得知朱韻笛可能得到證據之后的反應!”
    “安裝竊聽器和攝像頭是違法的!”苗英壓低聲音說道,“你怎么能夠同意呢?我知道你一定不是為了1億酬金,而是……你也想搞清楚真相對不對?
    “但是,你要知道,這和咱們的有棗沒棗打三竿是不一樣的!這樣得來的供詞,是沒有法律效力的!”
    “對,你說得都對!”趙玉嚴肅地說道,“你說的這些,朱韻笛都懂。她知道,這樣找出來的真兇,是無法給他定罪的,但是,那至少能給她一個希望啊!
    “喵喵,”趙玉認真言道,“殺人犯殺了人,難道因為一個沒有辦法就不追究了嗎?特殊罪案特殊對待,世界上永遠沒有非黑即白!
    “如果我以前事事堅持原則,遵守規矩,那么也就沒有我今天的趙玉了!
    “我能理解朱韻笛的心情,現在,她也出事了,她用她的生命給了我們一個寶貴的機會,如果我們再不作為,再不把真兇找出來,她豈不就冤死了?
    “所以,不管是為了4年前的朱喜城還是現在的朱韻笛,這案子,我管定了!”
    “你……”苗英用心地琢磨了一下,漸漸領悟了什么,遂對趙玉說道,“好吧!好吧!我知道,你要么不做決定,但一做決定就八匹馬也拉不回來!
    “所以,為了不讓殺人兇手逍遙法外,我支持你!”
    “我也知道!”趙玉毅然一笑,“你一定會支持我的!”
    “那么……這案子……”苗英琢磨了一下,分析道,“如果……朱韻笛真的被人謀殺了,手法還和4年前的游艇殺人案一樣,那么……兩個兇手,肯定就是同一個人了?
    “或者,是同一伙兒人!?
    “哎呀,趙玉,”苗英琢磨著說,“會不會,是朱韻笛的計劃害死了她,那個兇手得知她得到了游艇謀殺案的證據,所以才出手殺了她?”
    “應該……不會吧?”趙玉撓頭,“我們昨天才剛剛認識,她的計劃還沒有開始呢!如果真的開始了,那么她肯定會有防范的,不可能被兇手這么輕松得逞!”
    “哦?那就奇怪了……”苗英緊緊皺起眉頭,“如果不是這樣,難道……朱韻笛被人推下海,還有別的原因?”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