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我在華山刷副本 > 第358章酒店夜深
    “蕩魂鈴?”李昭轉過了頭。
    “不錯,蕩魂鈴!”
    看李昭對這個話題感興趣,歐陽明日解釋道:“這是從秘境中得來的異寶,一旦搖動起來,就會讓人頭暈目眩,手足發軟,難以控制住自己。”
    “喔~還有這種東西,不過歐陽兄,這應該是朝廷機密吧?你就這么和我說了?”
    “無妨!”回答的是鐵手,“朝廷得到的異寶,知道的人不在少數,而且大多敵我兩傷,難以控制,李掌門又有平亂之功,有權知道一些。”
    李昭笑了一下,并沒有太過在意鐵手的話,雖然好奇所謂的異寶,但是看朱無視叛亂的時候,都沒人拿出來用,就可以想見其功能了。
    不是副作用太大,就是沒啥卵用,又或者不知道啟動方法,反正這種情節李昭見得多了,因此并不在乎鐵手說的“有權”是什么意思。
    說到這里,李昭就想到了蜥蜴博士,現在還在紫金缽里待著呢。
    “說起來,鐵兄,紫金缽也算是一件異寶吧?”
    聽李昭提起這個,鐵手愣了一下,明顯也想起了被抓住了蜥蜴怪,于是他點了點頭,拿出紫金缽放在了茶幾上。
    “你們是誰?為什么抓我?”
    金缽里面,有一刻身高約有一節小指,衣服破破爛爛的白人男子,正在拍打著四面的“墻壁”,見到頭上的圓形出口處,出現了三丈巨大的臉龐之后,蜥蜴博士~康納斯博士大喊大叫著,想讓這些外星人放自己出去。
    蜥蜴血清的藥效在金缽的壓制下,已經很快的平復了下去,恢復了正常思考能力的康博士,一下子想起了所有的事。
    自己追蹤彼得帕克,然后莫名其妙的的和幾個靈活的跟跳蚤一樣,還會超能力的東方男女打了起來,最后被他們拿出一個特殊武器把自己給抓住了的事情。
    結合自己的的實際情況,康博士認為自己不是遇到外星人了,就是遇到了帶著對面國度黑科技的特工,比起對面突然爆發黑科技,還是外星人比較靠譜。
    李昭如果知道他的想法的話,會感嘆于外國人的腦洞回路,美帝人民的外星人情節實在是太重了……
    現在嘛……面對大喊大叫了幾句,就恢復了平靜,然后試圖和李昭等人交流,以找到脫逃方式的康博士,他們三個面面相覷,都在想該拿這人怎么辦?
    鐵手的意思,就是這人是個蜥蜴妖怪,按照神侯府以往的處理方法(雖然也沒遇到過幾次),還是殺了的好。
    畢竟大多數妖物都非常兇殘,而康博士變身后的情形,也符合他的既定印象,所以當殺之以絕后患。
    歐陽明日也是這個意見,因為他想試一試,這個被收服的妖怪,是不是天意所說的“特殊存在”。
    如果是的話,除掉他必有所獲,就算不是,已經成了敵人,對方又明顯不是什么良善之輩,殺之也無不妥。
    李昭倒是有些猶豫,倒不是擔心以蜥蜴博士的劇情分量,殺了他會引起不必要的問題,而是這人怎么說呢……也不算是個壞人吧!
    一個為了治療自己,然后反被自己的發明控制的瘋狂科學家而已,這種角色,這種劇情,在這個蜘蛛俠的宇宙里,簡直就是一種日常了。
    所以到了中年的蜘蛛俠彼得·班杰明·帕克才會陷入中年危機,不但和老婆瑪麗·簡離了婚,還陷入了財務危機。
    這種情況下還能保持工作狀態,已經是彼得同學的思想覺悟高了,重復重復又重復的工作,不是在打反派就是在去打反派的路上,都讓他厭倦了。
    蜥蜴博士也只是其中一個反派而已,還是沒啥野心,除了變身以后腦子明顯不清醒,這點反派共有的特性以外,好像也沒干啥壞事了。
    比起在大街上丟炸彈的綠魔,作為金并手下殺手的徘徊者,以及這種想要統治世界或者征服人類,總之就是要搞事的腦殘反派來說,蜥蜴博士的愿望也算很樸素了。
    人家就是想治好手臂而已,順便摸索一下人類進化的方向,他不腦殘的時候甚至不算什么瘋狂科學家。
    “這是個人,只是因為特殊的藥物,所以能變成蜥蜴怪而已。”
    李昭的這話一出,鐵手和歐陽明日的殺心也就淡了些,既然是人,雖然是外國人,那么也不好就這么殺了,還是先這樣關著吧,等要離開的時候,再決定是殺是放。
    “叮咚~!”門鈴聲響了起來。
    李昭聞聲打開房門,就見到明顯剛剛洗完澡,頭發還有一些濕潤的金燕子,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裹得嚴嚴實實的還覺得有些不自在的金燕子,正在門外等著。
    “燕子?”
    李昭拉開房門,金燕子卻沒有進來的意思,她小聲的說道:“我找你有點事。”
    “誰?”里面的鐵手出言發問。
    李昭回答了一聲:“是燕子!”就關上房門走了出去。
    歐陽明日見鐵手一副想出門的樣子,笑著拉他坐下,不管滿頭霧水的鐵手,將話題引到和康博士的交流上去了,很快就轉移了鐵手的注意力。
    在靜悄悄的走廊里,李昭知道的金燕子的來意,她想問問李昭,是不是有辦法治好盛崖余的腿,讓她變成一個正常的人。
    李昭:“具體情況,我還要看看再說,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她小時候真的正常,腿部殘疾是后來造成的話,那我還是有幾分把握的。”
    說這話的李昭,所想到的自然是張三豐的徒弟,受傷十幾年的俞岱巖,都能夠被黑玉斷續膏治好,盛崖余這個應該也沒啥問題。
    不過話也不能說的太滿,免得到時候出什么問題讓大家尷尬,在真的治好之前,李昭也不愿給出太大的希望。
    深更半夜的,進到幾個姑娘家的房間,雖然不是閨房,但是也差不多。
    李昭很淡定,因為她們就在客廳等著他,盡管江湖兒女不拘小節,但是被一個男的摸骨這種事,也是讓盛崖余很不自在的。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