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我在華山刷副本 > 第274章尾行其后
    看出武三娘有些尷尬,楊過打了個哈哈,“我也就開個小玩笑,這位大娘別介意。”
    武三娘神情有些憔悴,面色蒼白,勉強沖他笑了笑,看著昏迷不醒的丈夫,心下有些沉重。
    此時程英和陸無雙已經站了起來,見她蘇醒說話,便關心的上去扶著她,這兩個孫女輩的,卻比自家兩個傻兒子要懂事些了。
    她拉著兩女白嫩的小手,看著她們紅紅的眼睛,感覺心疼不已,這么小就失去了親人,以后的日子可怎么過呢!
    有心撫養她們,但是想到自己丈夫,她又打消了這個念頭,當下她掙扎著起身,來到李昭面前,咳嗽了兩聲,有些虛弱的對他說道:“道長,我這兩個外孫女,以后就托付給你了!不知道長仙鄉何處?”
    這是想著以后有地方聯系,雖然李昭一看賣相,就是正氣凜然之輩,還救了自己一家,但如果不是身邊帶著小丫頭,也不會讓武三娘放心的將晚輩托付給他。
    李昭對于武三娘,還是頗為敬重的,當下將自己的部分來歷告訴了她,只說自己是華山掌門,準備去終南山一趟,然后就回華山潛心修行了。
    之后武三娘與李昭商議,陸家遭逢巨變,尚需處理一下喪事,希望他能盤桓些時日,再帶走程陸兩姐妹。
    李昭自無不可,精神感應之下,武三娘的心思洞若觀火,此乃一舉多得之事,既要讓陸無雙全家入土為安,暫時免去兩個小女孩奔波勞頓之苦,也可等待郭大俠夫婦到來,以免遇人不淑。
    說曹操,曹丕到了,今天這里真是熱鬧的很,武三娘正在和李昭說話的時候,小路上又來了兩個人影。
    一個約摸**歲的小姑娘扶著一個老瞎子走了過來,看他們的樣子,顯然是郭靖的師父飛天蝙蝠柯鎮惡和他們的女兒郭芙了。
    “郭芙,黃蓉,郭芙蓉……”李昭思緒有些跑偏,正想著回去以后,要不要去七俠鎮看看,興許同福客棧已經開張了呢!
    也就沒有注意到,柯鎮惡在和武三娘一家敘舊之后,轉向了這邊,先是杵著拐杖一抱拳,然后側身聽了一聽,卻沒有聽到李昭的呼吸聲,不免心中一凜。
    “閣下便是華山掌門李道長!”因為聽說李昭出手救了人,還一招就驚走了李莫愁,在柯鎮惡想來,此人當是個有道之士,便也沒有拿出他那副臭脾氣,簡單和李昭打了個招呼,便自顧自的帶著郭芙,作為長輩要去處理陸家后事了。
    李昭也沒有與他們同行,畢竟人家是回去處理喪事的,外人跟去不方便,便約好在嘉興盤桓幾日,再行拜訪。
    楊過溜回窯洞,急沖沖的搶救了一些東西,背上包裹追上了李昭他們。
    “靈珊,把小樹給楊過拿著吧!”
    李昭看小丫頭已經開始東張西望的,顯然注意力又轉移了,便開口讓她將蟠桃樹苗盆栽交給楊過。
    “那你好好拿著喔!別弄疼了它!”小丫頭遞過去的同時,還不放心的囑咐道。
    不就一顆樹嗎?也就長的漂亮了點,怎么可能弄的疼?
    楊過心里不以為然,面上卻笑嘻嘻的點點頭,“小師姑你放心,我一定照顧好它!”
    “誰是你小師姑?”小丫頭瞪大了眼睛,“我師兄又沒說要收你當徒弟。”
    “但是他老人家也沒有反對啊!”楊過依然是滿臉的笑容,“剛剛我可是和兩位師妹一起拜的師,師傅他老人家既然沒有反對,那也就是默認了,所以你就是我的小師姑。”
    小丫頭撇了撇嘴,看看雖然眉清目秀,但臉上已經有些贓的楊過,懶得和他多說,臉皮這么厚的家伙,師兄肯定不會收他的!
    “大師兄,我走累了!”小丫頭走了一陣,突然沖李昭撒起了嬌。
    李昭還沒說話,楊過就上前湊趣道:“小師姑你走累了?實在是辛苦你老人家了,來讓弟子背你!”
    這話明顯只是說來湊趣的,別說楊過身上的瓶瓶罐罐,包裹干糧什么的,手上還抱著盆栽,就是他臉上笑嘻嘻的樣子,看起來就沒啥誠意。
    “哼~”小丫頭看了他一眼,又哼了一聲。
    “行了,別哼了!”李昭啞然失笑,“來吧,我背你!”
    “嘻嘻,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小丫頭笑嘻嘻的,腳下一點,輕輕的飛到李昭背上,抱住他的脖子,開心的唱著歌。
    “白龍馬,蹄朝西,駝著唐三藏……”
    “啪!”
    李昭拍了一下她的小屁股,“唱的什么啊?換一首。”
    “嘻嘻^_^!”
    小丫頭從善如流的換了一首,“我有一只小毛驢,我從來也不騎……”
    這還不如白龍馬呢!
    李昭啞然失笑,這小丫頭,有時候就是這么皮,也不知道跟誰學的。
    楊過在一邊跟著,聽著小丫頭銀鈴般清脆的歌聲,感覺挺好聽的,雖然有些好奇什么白龍馬之類的,但這歌聽起來就覺得有趣,邊走他心里邊跟著哼哼。
    照顧到楊過的速度,李昭并沒有用輕功,等到了嘉興,天色已經是傍晚了,小丫頭都趴在李昭背上睡著了。
    路途之中走著走著,楊過就發現了一個問題,路上居然只有自己的腳步聲,這可把他嚇的夠嗆,一度懷疑自己拜的師傅是不是鬼。
    等到了客棧投宿之后,他才試探性的問起李昭走路無聲的事。
    “哦,你說那個啊!那是我華山派輕功的最高境界(暫時),御氣行空之法,腳不沾地,自然沒有聲音。”
    客房里面,李昭輕輕將小丫頭放在了床上,給她脫去小靴子,蓋上了錦被,掖了掖被角。
    楊過剛要說什么,李昭做了一個“噓~”的手勢,兩人走到外間,才低聲交談起來。
    作為不缺錢的狗大戶,李昭訂的自然是客棧最大最豪華的房間,不但寬敞明亮,清新淡雅,還備有給客人消遣的干果蜜餞之類的。
    兩人坐到桌子邊上,楊過機靈主動的給李昭倒上茶,“師傅喝茶!”
    “先別叫我師傅!”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