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我在華山刷副本 > 第266章斬草除根
    “十二成功力——混元掌!!”
    面對這種武林前輩,李昭給予了足夠的尊重,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一身精純至極,猶如實質的紫霞真氣,已有五百年的火候,以太陰心法駕馭,融萬千拳意于其中,盡數化為了這一記普普通通,卻是李昭習練最多的“混元掌!”
    古木天在李昭出現之時,早已心懷戒備,提起了全身功力,李昭出招之前,又事先提醒了一下,因此面對這一掌,他也是全力以赴的出手反擊。
    只是……沒有用!
    盡管他天縱其才,于筋骨已定的年齡,還能憑借前輩高人的刀譜自學成才,并以此橫行江湖,無人能擋。
    更在歸隱之后的日子里,以天地奇珍鑄造刀劍的過程中,明悟了天地之理,將一身武功盡化為一,達到不不拘于形,天人合一的境界,并以此創出了蓋世武功“龍魂鳳血錄”。
    但李昭混元掌力一至,無論是龍魂鳳血錄的三丈龍形、十尺鳳影合擊,還是一身蓋世無敵的可怕內力;不論是奪人心魄的日月刀光,還是斬人神魂的陰陽劍氣,通通在這一掌之下,盡數崩潰,化為虛無!!
    混元者,元氣未分,混沌為一也!
    李昭一掌擊出,一身所學盡數融于掌中,不論是自小所學的華山武功,還是鹿鼎之世的數百所得,以及那洞天所獲之地、五大高手的神功絕學,通通化入掌中。
    混元掌力,包容萬有,是現在李昭一身所學之中,唯一能夠將所有真氣匯于一擊,發揮出所有功力的招數。
    這精、氣、神混元為一的一掌,無始無終,無缺無漏,五百載火候的紫霞真氣,沒有絲毫的外泄,盡數聚于掌中,勢如破竹的摧毀了古木天所有的反抗。
    “轟!!!”
    人已至,聲方至,直到古木天轟然倒飛而出,連續砸斷了二十七顆大樹,風清揚這才驚覺,李昭這一掌,比聲音還快!
    密林之中,被強行炸一條百米長的通道,通道的盡頭處,是靠在一塊山壁上,氣若游絲的古木天。
    此時的他,情況相當不妙,這是他有生以來,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就是當年不會武功的時候,絕望之下跳了崖,但也沒有如今天這般,真真切切的感覺到,死亡離自己只有一步之遙。
    李昭那一掌,但撕碎了其護體真罡,還拍斷了他的雙臂和胸骨,勁力入體,更是攪的體內經脈紊亂,五臟六腑欲裂。
    若不是他常年與宇宙奇珍·七彩水晶母相處,借此洗練了全身命脈,強化了五臟六腑,并在意識到中掌之時,當機立斷的借力飛退,不斷的卸掉混元掌力,恐怕就不是身受重傷,而是當場立斃的下場了。
    即便如此,后面的山壁也被砸出了一個丈許大小的碗形巨坑,而滑落下來的古木天,如今渾身上下,已經沒有幾塊完好的骨頭了。
    如果沒有混元掌力在體內肆虐,古木天還能以真氣續命,再找到自己的好友,醫術通神的邊疆老人施救,說不定還能恢復過來。
    但現在,他只有一身塵埃的躺在那里等死了。
    李昭一掌擊出,并沒有再行追擊,盡管知道古木天被打飛是為了缷力,但李昭自信,他必死無疑!
    至于這么對一個老人家,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李昭可不這么想,講真,這種沒什么交情,做事又不地道的“高人”,在李昭眼里,和隱藏boss沒什么兩樣(除了不爆東西)。
    感覺到古木天氣息越來越弱,但始終有一股奇特的生機支撐著他,沒有當場死亡,李昭也沒有再行補刀。
    倒不是下不去手,這不是自家小丫頭,門派長輩,還有同輩美人在看著嘛。
    要是自己一個人,當即就把他拖進洞天處理了,管他男女老幼呢,我李掌門就是這么無情!
    不過現在就得保持一下風度了,免得被小丫頭她們鄙視。
    李昭負手而立,站在通道盡頭,神情從容淡定,仿佛剛剛只是小露一手,不足掛齒一般。
    不知從何而來的清風,吹動著衣玦飄飄,環配叮當,一頭秀發烏黑飄逸,隨風而動,盡顯一代高手本色。
    “一、二……八、九、十!”
    在心中默數了十秒,感覺造型已經擺夠了,李昭剛想開口說話,和風清揚套套近乎,就聽到了小丫頭的聲音。
    “風爺爺好!”
    許是感覺這邊沒有危險了,小丫頭一個燕子穿云,就跳到了李昭身邊,舉起小手沖風清揚揮了揮,甜甜的笑著打了個招呼。
    凝香見狀也跟了過來,對風清揚行了一禮,“見過風前輩!”
    風清揚面皮動了動,微微點了點頭,雖然沒有說話,但李昭莫名的感覺到,他的心情好了一些。
    “大師兄,那個老爺爺快死了嗎?”
    小丫頭伸出小手,搭在眉上,看在遠處半躺在地上的古木天,有些不忍的問道。
    李昭猶豫了一下,正準備找個借口讓她先回去,免得看到別人死在面前,影響她的心理健康。
    但小丫頭顯然并不在意這個,她雖然對古木天有點同情,畢竟他現在看起來是真的慘,卻并沒有對下重手的李昭,有絲毫的恐懼和厭惡之色,只是單純的不明白為什么而已。
    看著她清澈的眼神,李昭放棄了攆她離開的想法,認真的點了點頭,“是的,他快死了!”
    “喔~他是壞人嗎?”小丫頭看了看古木天,又回頭看向李昭。
    風清揚站在遠處,一言不發,都是老一輩的江湖人,雖然大家沒啥交情,但見到古木天將死,風清揚心中也有一絲悵然。
    聽到小丫頭問起,他神情微動,想要聽一聽,李昭會說什么。
    “以前是,后來……應該不是了。”
    李昭想了想,覺得后來他確實沒干缺德事兒了,但也不算好人,游戲人間這種事,說起來挺開心的,但是被戲的人可開心不起來,古木天后來的行為,頂多……不好不壞吧!
    李昭本以為,小丫頭會問自己為什么要殺他,還準備現編一個理由,誰知道她話題跳躍的很快,一下子說起了另一個人,“那個姐姐呢?”
    “哪個?”李昭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就是那個,拿著很漂亮的,還會發光的那個姐姐。”小丫頭比劃了一下,李昭才明白她說的發光,是指的上官燕的劍。
    “她啊……我暫時把她關起來了,怎么了?”
    “大師兄,你不要殺她好不好?”小丫頭搖了搖李昭的手,輕聲懇求道。
    李昭微笑著揉揉她的頭,又沖凝香笑了笑,為了不讓大家覺得自己下手太狠,還是要解釋一下的。
    “我本來就沒打算殺她,她又不是什么壞人,怎么?難道你以為大師兄不分好壞的嗎?”
    小丫頭搖了搖頭,小聲的嘟囔著什么,聲音雖小,但在場的都是耳聰目明之輩,自然聽的一清二楚。
    “但是你會怕麻煩的……”
    額……這點李昭不否認,小丫頭說的沒錯,大多數時候,他確實是怕麻煩的人。
    上官燕的老爹死在自己手里,現在養大她,教她武功的師父也馬上要死在自己手里,這么算起來,大家可真是仇深似海了。
    這么一想,其實斬草除根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與其放任這么一個美若天仙,武學天分又高的仇人在外面,不知何時就會給自己帶來麻煩,倒不如就此一并處理了干脆。
    想到這里,李昭心中不覺生出了一絲殺意,小丫頭立刻就感覺到了。
    她抱著李昭的手臂,有些不知所措,殺意雖然不是針對她的,但也讓她有些產生了不安,本能的抱住了李昭。
    風清揚在一旁,聽著兩人的話,感覺有些不對,越聽越是眉頭緊鎖。
    他出言問道:“你是岳不群的弟子?”
    “是的,風太師叔,家師正是君子劍。”李昭沒有在意他的語氣,反正也算長輩,語氣不好就不好唄!
    “君子劍!嗤~”
    風清揚嗤笑了一聲,卻并沒有說老岳壞話,不光是因為李昭的眼神已經有些不快了,還因為小丫頭在場。
    “你殺了人家的爹,現在又重傷了別人的師父,是不是還準備斬草除根?!岳不群就這么教你的?”
    風清揚的語氣有些嚴厲,旁邊的凝香姑娘神色都有些不對了。
    李昭心說我就是想一想,不過這不是還沒下決心嗎,畢竟要殺一個俠女,總感覺有點心理負擔。
    上官燕又不像別人,可以當成反派boss來看,這要是在游戲里,說不定人家的俠義值比自己還高,一旦動手,八成就會變成負聲望了。
    “風太師叔有所不知,其父上官云乃是魔教中人,我五岳劍派的生死大敵,殺之并無不妥。”
    “至于這古木天,當年的名聲太師叔也知道,如今擅闖華山派,落得如此下場,也算咎由自取。”
    “擅闖華山,咎由自取?”風清揚越聽越不對味,這里可不是什么禁地,甚至不在華山派的范圍之內,這華山上下大大小小的宮觀,可都是會來砍柴的,李昭這說法,有些強詞奪理的意思。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