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我在華山刷副本 > 第173章四散而逃
    “說起來,你們葵花派是不是有叫白展堂和祝無雙的人。”李昭問道。
    “有有有,大俠認識小白和小祝?”
    李昭想了想,笑了,“應該認識吧!很久以前了。”
    雖然沒有印象,不過能拉上關系也安全點,幾人順桿上爬,套起了近乎。
    “這怎么說的!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既然大俠認識小白和小祝,那大家都是朋友了。”
    “對啊大俠,平常我對他們可好了,有什么好吃的都想著他們。”
    “就是就是,我是他們的二大爺,親的不能再親的啊!”
    東西南看著不要臉的北長老,怒目而視,姜還是老的辣,明明你是咱的二大爺,這是把我們降多少輩分了?
    北長老毫不介意,別說降點輩分了,就是讓我叫這小子二大爺都沒問題!
    沒辦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都是為了生存嘛!
    他強提一口氣,喘息著說道:“大俠,賢侄,看在我那兩個可憐的娃的份上,能不能先放我出來。”
    李昭一揮手,他翻了個面,仰天躺在地上,背上的人順勢滾落。
    白馬看著眼前這個白毛兩腳獸,毛色不夠純,不是一匹好獸,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踢踏了兩下馬蹄。
    李昭微微偏頭,白馬自覺的走到一邊,甩了甩帥氣的鬃毛,高傲的看著這四只兩腳獸。
    四人看李昭的舉動,感覺交情好像有點用,不約而同的開始說起老白和無雙在葵花派的事跡。
    當然,葵花派那么多人,這幾個老家伙根本不會注意到老白和無雙,印象也就停留在某個做飯小妹的程度,至于白展堂……那是誰?
    不過不認識不代表不會編,幾人看著李昭聽的津津有味,使盡渾身解數,編出各種各樣的劇情,深度刻畫出了兩個完美人物。
    在他們口中,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一個是鏡中月,一個是水中花。
    郎才女貌,金童玉女,武功高強,行俠仗義,孝敬孤寡老人(這里有爭議,幾人都表示是被孝敬的是自己),一同闖蕩江湖,做一對神仙眷侶。
    聽的李昭懷疑自己的記憶是不是出了問題,怎么感覺他們說的人,既有點耳熟,又完全不認識呢?
    最后,四人總結,大家都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現在的一時沖動,是可以原諒的,當然幾人的錯誤是非常嚴重的,是需要深刻反省的。
    然后他們表示理解李昭的無緣無故受到刺殺的憤怒,并表示愿意為此做出賠償。
    “什么賠償?”李昭問。
    三個人齊齊看著北長老。
    “看我干什么?”北長老吹胡子瞪眼,見李昭目光看了過來,才悻悻地從懷里掏出了一卷錦緞。
    錦緞上流光溢彩,繡著西湖十景之一的“雷峰夕照”,華貴美麗,顯然不是凡物。
    北長老心疼的牙抽抽,“這是我們從秘境里得來的,據說關系到一個大寶藏,如果能夠得到,必然富可敵國。”
    李昭一伸手,一股吸力自生,從北長老手里把錦緞奪了過來。
    只見這錦緞長三尺有余,寬約一尺半,雖然不懂刺繡工藝,但能將景色繡得這么栩栩如生,巧奪天工,想必不是常人做得到的。
    而且這絲線流光溢彩,堅韌非常,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光這錦緞,拿去賣的話……
    李昭還真不知道該賣多少,畢竟沒有賣過這種東西,但這錦緞這么漂亮,拿回去給師娘和小丫頭也挺好。
    “還有別的嗎?”李昭有些貪心不足的問道,一副不夠送人啊!
    北長老垂頭喪氣的回答:“沒了,當時那秘境里就三副,其它兩副被別人搶走了,不知去向。”
    李昭卷好錦緞,在手里拍了拍,問道:“那你們怎么知道,這東西關乎寶藏的?”
    北長老皺著眉頭想了想,這有什么好問的,“聽說的唄!”至于聽誰說的,他年紀大了,記憶力差,忘了。
    既然李昭禮也收了,大家的氣氛就歡快起來了,看起來是不會死人了。
    “小哥,可以放開我們了吧?”西長老有些討好的問道。
    “哦~”李昭挑了挑眉,“你們不是移穴換位,自己沖開了嗎?怎么,裝著不能動,是想偷襲我?”
    在李昭的感應之中,幾人拼著筋脈受創,移穴換位,能夠強行動用內力了,雖然劍氣在體內造反,不過比起剛剛已經有了反抗的能力的。
    “哪里哪里。”西長老麻溜的爬了起來,“我這不是沒反應過來嘛。”
    砰!!!
    手臂上炸開一個個創口,鮮血噴了出來,李昭的劍氣沒那么好對付,這不~不聽好人言,全身都是眼。
    其他幾人也訕訕的爬了起來,既然都被發現了,想做什么也做不成了。
    “大俠,您看我二大爺年事已高,快不行了,不如我們就此別過?”南長老扶著奄奄一息的北長老,對著李昭笑道。
    李昭揮揮手,幾人如蒙大赦,奄奄一息的東長老腿腳突然就變好了,四個人向著四個方向“咻”的一下,分散逃開了。
    以己度人,他們可不相信李昭會輕易放過自己,混黑的人,沒有誰那么天真,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大家都是老江湖,誰也別想瞞過誰。
    不過交出了寶物,至少李昭下手的時候會猶豫一點,四人又分散逃跑,各憑運氣,總會有一兩個跑掉的。
    東長老跑出百米開外,沒感覺到背后有動靜,他也沒回頭,許許多多的小年輕就是不懂一個道理,逃命的時候只需要顧著往前跑就是了,回頭上升的不是回頭率,而是死亡率。
    南長老一邊跑著,不時成之字形閃動。看我蛇行走步,八步趕蟬,就算他放暗器也能躲過大部分,就算倒霉中了一兩發,名門正派總不會在暗器上涂毒吧?
    西長老邊跑邊運起一陽指,連點身上多處大穴,不是為了止住傷勢,而是為了催發潛力,跑的更快。
    北長老平常在派內,人人都以為他不會武功,是個仗著輩分吃閑飯的。如果不是這次幾人一同闖入秘境,搶走流光錦緞,還真不知道他藏了不止一手呢。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