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其他類型 > 我在華山刷副本 > 第118章病中木蘭,花雪千尋
    嵩山之上
    五岳劍派爭論不休,一天都沒有討論出結果,各自回房商議去了。
    ……
    苗疆,黑木崖上
    “少主傷勢如何?”一位膚如白玉,神態清冷的女子站在床前,看著床上的東方勝,開口問道。
    一名醫者收起銀針,回她話道:“雪姑娘,少主五臟六腑皆傷,全身經脈俱裂,又強運殘元催命之法,真氣透支過度,雖用大還丹保住了性命,但恐怕……”
    “恐怕什么?”女子面帶憂色的問。
    “恐怕會武功盡失,淪為廢人!”醫者頓了頓,還是照實回答。
    “怎么會?”那女子坐到床邊,握著東方勝的手,有些不敢相信的說:“你不是說傷他的人沒留暗手嗎?怎么還會武功盡失?”
    醫者摸了摸胡須,“雖然如此,但少主畢竟傷勢太重,雖然老夫竭盡全力,也只能勉強保住性命而已。”
    女子神情溫柔的看著東方勝,語氣卻很冷,“平一指,你可是神教最好的大夫,你必須給我治好少主,否則~等教主出關,有你好受的!”
    說完一揮衣袖,示意平一指退下,拿出一塊繡著梅花的手帕,擦起東方勝額頭上汗來。
    平一指沒有爭辯,看病這么多年,什么態度沒見過,這還算溫柔的了。
    帶著醫箱走出房門不遠,有幾個人圍了過來,“平一指,少主怎么樣了?”
    平一指搖搖頭,“命保住了。”看幾人松了口氣的樣子,也沒把她武功盡失的事說出來,而是準備自己回去琢磨琢磨辦法,看看能不能挽救一下。
    東方勝醒了過來,感覺有人身邊,擦著自己臉上的汗,手帕上傳來一股花香。
    輕輕的睜開眼,“千尋,我這是,回黑木崖了?”聲音有些沙啞。
    雪千尋美目含淚的點點頭,緊緊握著她的手,看著她的眼睛說道:“是的,你在黑木崖,已經沒事了!”
    東方勝松了口氣,感覺渾身上下都很痛,又有一股清涼的感覺傳來,不斷緩解著傷痛。
    “平一指給我治過傷了?”
    看雪千尋點點頭,她笑了笑,“替我謝謝他!”
    “謝他干什么,沒用的家伙!”雪千尋將枕頭墊在她背后,沒好氣地說道。
    “我的傷我心里有數,能保住性命他已經竭盡全力了。武功的事不能怪他。”東方勝臉上露出笑容,寬慰著雪千尋。
    “你已經聽到了?”雪千尋心里更加難過了。連忙安慰她,“沒事的,他會想到辦法的,再說這天下又不止他一個大夫,我們神教也多的是靈丹妙藥,你的傷不算什么的。”
    看東方勝還想說些什么,連忙伸出一根手指,按住她蒼白的嘴唇,“別說話了,你剛剛醒來,需要多多休息,我去給你端碗粥來。”
    說完起身,輕輕的走了出去,背對著東方勝的臉上,一滴淚珠滑過這美玉一般的臉龐,不舍的落在地上。
    “唉!”東方勝心里嘆了一口氣,“千尋,我的傷心里怎么會沒有數呢?”
    想起當天李昭那一掌,東方勝胸口還隱隱作痛,他最后絕對留手了,到底為什么?
    五岳劍派與日月神教仇深似海,恨比天高,雙方這么多年來,起在對方手上的人多不勝數,可以說見面就是分生死,像李昭這樣明明占了上風,最后卻留手的行為,著實讓東方勝百思不得其解。
    又想起令狐沖,“沒錯的,絕對是他,我不會認錯的!”心情一時激動起來。
    “咳咳咳!”情緒一激動,身體就不舒服,咳嗽了兩聲。
    “怎么了?”雪千尋端著一碗蓮子粥,飄然而至床前,碗中的粥絲毫沒有晃動,顯露出不俗的輕功。
    將碗放在旁邊,她扶著東方勝,手放在背后輕輕為她順氣。
    “沒什么!”東方勝笑了笑,不想讓她擔心。
    雪千尋扶她靠在靠背上,端起蓮子粥,用玉勺舀出,輕輕吹了吹,伸到她嘴邊。
    “來,喝粥!”
    東方勝剛張開嘴唇,勺子一下收了回去,雪千尋露出一個調皮的笑容,將粥喂入自己的紅唇。
    “千尋,你……”東方勝露出無奈的神色,話音未落,一張如花美顏靠近了自己。
    一個是病中花木蘭,一個是強氣聶小倩,燈火之下的兩個影子,融為一體,又輕輕分開。
    東方勝臉上好像一塊紅布,“千尋,你知道的,我是女子!”
    雪千尋笑的跟偷到雞的小狐貍似的,攪動了一下蓮子粥,又想重施,看東方勝偏過頭,才嘟嘟小嘴。認真的舀了一勺,輕輕喂到她嘴里。
    “我知道啊!那又怎么樣?”雪千尋邊喂她,表情溫柔,眼帶笑意,語氣卻顯得有些漫不經心。
    “可是……”東方勝也不知道該說什么,這個問題其實她們討論過很多次了。
    雪千尋看著她喝下大半碗粥,滿意的點點頭,才認真的對她說道:“我已經說過了,我!雪千尋!就是喜歡你!”
    “不管你是男人還是女人!不管你是陳喬還是東方勝!不管你是魔教還是正派!我雪千尋就是喜歡你!不能逃避!無法改變!永生永世,天荒地老!”
    東方勝心情復雜難明,既感動,又慚愧,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喜悅!
    “可是,世人……”東方勝平常為人大方,英氣十足,現在卻有些吞吞吐吐的。
    “你管他呢?”雪千尋將碗放好,起身轉了個圈兒,白色繡花襦裙輕輕隨之飄動。
    她雙手叉腰,昂起下巴,傲嬌的說:“我雪千尋做事,不畏人言,想愛就愛,想恨就恨,旁人怎么看,與我何干?如果誰想攔著我,就要先問問我手里的劍!”
    “好!不愧是我神教的人!”門外傳來一聲叫好,一道身影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教主~屬下參見教主!”雪千尋一見來人,單膝下跪,低頭行禮。
    “師尊!”東方勝神情激動,掙扎著起身,想要下地迎接。
    進來的人,正是魔道第一高手,日月神教教主,東方不敗!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