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錦醫歸 > 第185章 緣分
    “本王的命令還得跟你解釋?”趙璟桓神色冷凝。
    “微臣不敢……”龔文杰出了一頭冷汗,顫顫巍巍道,
    “姨妹在我府上多年,情同家人,不知道她做錯了什么,讓殿下如此忌憚,還望殿下明示。”殺人不過頭點地。
    就算是小秦氏嫁掉,總得給個理由吧?
    “你不知情本王不怪你,回去問問令夫人就是。”趙璟桓面色一沉,不動聲色道,
    “謝庭是本王提拔的人,本王自有重用,他的言行容不得半點污漬,回去好好想想吧!”
    “是……”龔文杰大氣不敢出地退了出去,匆匆回府。陳七娘盈盈走進來,上了茶。
    端坐在趙璟桓面前。
    “謝姑娘不是不讓你在醉春樓當差了嗎?”趙璟桓推開窗子,望著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陳七娘垂眸,
    “東家是不讓奴婢在了,奴婢偶爾過來幫幫忙。”蕭恒只要在京城,幾乎每日都會騎馬從醉春樓面前路過。
    雖然他不曾往這里看一眼,但她卻日日能看到他。
    “知道本王為什么沒有阻止你離開醉春樓嗎?”趙璟桓冷冷看著她,陳七娘頭垂得更低,平靜道,
    “奴婢無能……”
    “不是你無能,而是你對蕭恒動了心思。”趙璟桓端起茶碗,望著里面起起伏伏的茶葉,音色清冷道,
    “你父母死于蕭家人之手,你卻喜歡上了你的仇人……”
    “求殿下饒恕。”陳七娘被戳到了痛處,慌忙跪地,
    “奴婢知錯了……”趙璟桓擺擺手:“罷了,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以后醉春樓這邊的事情你不要再插手,否則,一旦來往的消息泄露,本王拿你是問。”
    “奴婢不敢。”陳七娘忙道,
    “殿下放心,奴婢跟蕭大人再無瓜葛……”趙璟桓看了她一眼,沉吟道:“醉春樓這邊本王自有安排,從今往后,你就不要再來了。”
    “是!”陳七娘咬唇道。龔文杰急急地回了府。去正房問秦氏。秦氏不在屋里,小廝說,小秦氏剛剛約了秦氏去園子里逛逛,走了約莫一盞茶工夫了,龔文杰來不及讓人去找,自己大踏步進了園子,園子里人少,正好問個明白。
    秦氏喜歡菊花。尚書府栽滿了五顏六色的菊花,很好看。小秦氏摘了一朵稚菊替秦氏別在發間,又摘了一朵在手里來回搖擺,得意道:“……原先他說要休妻娶我,現在他夫人死了,剛好我能嫁了,說起來也是我們的緣分。”
    “他都死了兩房夫人了……”秦氏有些無語,嗔怪道,
    “我都不知道你圖他什么。”安平伯府她當然知道,別人不說,她對那個謝錦衣可是印象深刻。
    死摳死摳的,連個藥包也不肯給。謝庭雖然剛剛升了官,但也絕非良配。
    小秦氏可是黃花大閨女……偏偏大夫說她不能生養。
    “這樣的男人才更懂得照顧女人嘛!”小秦氏不以為然道,
    “我也想嫁高門大戶的公子,可是人家一聽我不能生養,誰還愿意娶我,可是他就不一樣了,他說他不嫌棄我不能生養,還說府上有個有孕的姨娘,無論她生男生女,都會養在我的名下。”更重要的是謝庭待她一片癡心。
    幾乎一下朝就會在尚書府門口等上半天,為得就是想要見她一面。就憑他這份心意,她也愿意嫁給他。
    “還沒過門呢,就想著把人家的孩子養在自己名下,你到底知不知羞?”姐妹倆的話被龔文杰聽了個正著,心里這才明白過來,三步兩步地上前,黑著臉道,
    “我告訴你們,想嫁入安平伯府,休想!”
    “姐夫,我招您惹您了?”小秦氏黑著臉道,
    “他無妻,我未嫁,為什么不能嫁給他?”
    “哼,我說不許就不許!”龔文杰鐵青著臉,指著秦氏道,
    “你們姐妹做的好事,知道景王殿下找我什么事嗎?就是為了她跟謝庭的事,景王殿下不同意她嫁給謝庭,讓她半個月之內嫁掉,否則,我頭上這頂烏紗帽怕是也保不住了。”
    “什么?景王殿下不同意?”姐妹倆異口同聲。這跟景王有什么關系啊!
    龔文杰這才把趙璟桓說的話原原本本說給姐妹倆聽,氣急敗壞道:“這么大的事情,獨獨瞞我一個,害得我在景王面前丟人,你們眼里到底還有沒有我?”
    “老爺這是說什么話?”秦氏從來沒見過自家男人發這么大的火,紅著眼圈道,
    “是謝庭對妹妹有意,但他有妻,妹妹并未點頭答應,直到他夫人沒了,妹妹才答應考慮考慮,八字沒有一撇的事情,如何跟老爺說?”
    “姐夫若是嫌棄我,就不必拿景王殿下來壓我。”小秦氏很是惱火,大聲道,
    “從今日起,我就搬出你尚書府,自立門戶,我不是你家的人,你們也管不到我!”說完,扭頭就走。
    高聲吩咐心腹婆子:“齊媽媽,收拾包袱,咱們住客棧去。”
    “麗娘,你不要生氣,咱們從長計議。”秦氏去追她,卻被龔文杰一把拉住,
    “由她去,就她那個脾氣,你越拉她越跟你急!”
    “那我也得派個人好生跟著她啊!”秦氏急急走了。龔文杰回了正房,喚過管家:“多找幾個媒婆過來,我有急事。”暫且不管小秦氏去哪里。
    先把她的婆家搞定再說。管家小跑著出府。很快,五六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媒婆齊齊聚在了尚書府。
    龔文杰點明要給小秦氏找婆家,條件是:門當戶對,京城以外。
    “哎呀龔大人,要說門當戶對,即便是在京城,也沒幾個能跟尚書府門當戶對的,更別說是京城以外了。”
    “就是就是,這里可是尚書府!”龔文杰頓覺頭大,及時改正了條件:家境殷實,京城以外。
    沒辦法,景王殿下說要嫁到京城以外去的。
    “若說家境殷實,京城外也不少,只是原配是不可能的了,一是秦姑娘年紀大,二是她不能生養,就這兩樣可是難找哦!”
    “對的,所以只能找個鰥夫做繼室,這樣的人家一抓一大把,得好好挑選一番才是。”
    “不用挑選了,我這里剛好有一個,是商戶,上個月死了老婆,年齡上跟秦姑娘很是般配的。”
    “商戶怎么行?這里可是尚書府!”
    “尚書府怎么了,是姨妹,又不是嫡妹!”……
    “夠了,別吵了。”龔文杰快氣死了,拍案而起,
    “本官命你們三日內,擬五個可靠的人選,本官自會細細定奪,但凡被選中者,賞銀一千兩!”媒婆們一愣,迅速如鳥散去。
    這可是一千兩啊!尚書府給小秦氏找婆家的消息很快傳遍了京城。謝庭很是著急,匆匆去了慈寧堂找顧老夫人商量此事。
    :。: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