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蘆笙舞的傳承 > 0207、非遺申報 1
    0207、非遺申報(1)
    仰亞打開王波送來的紙袋,里面是厚厚的幾疊文件。其大概的內容也就是有關蘆笙及蘆笙舞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申報的相關資料。然后還有一張王波留下的紙條。
    紙條上說叫仰亞他們提前準備一下,過幾天縣里面的相關部門要過來查看這個申報項目的相關內容,并且要收集一部分資料,特別是相關的圖片、照片、視頻、錄像資料。有些東西,可能到時還要安排具體的拍攝。
    這些資料,仰亞他們這里確實沒有,要有的,也只有原來仰亞還在宣傳隊的時候,留下一些相關的照片。而后來的這幾年,包括他們成立的民間蘆笙隊、蘆笙唱堂舞,那都是面對農村自己自愉自樂的節目,很少留下什么照片呀,圖片之類的,更別說是視頻、錄像了(那個時期可沒有什么手機照相,也沒抖音)。
    不過,仰亞也知道,要想把事情說得清楚,這些照片、圖片是肯定要的,至于相關視頻,王波在留言紙條也說,都可以等過兩天他們來了再拍都行。
    可是,圖片、照片就不同了,它要反應的是各個時期蘆笙舞的表現形式,本地方人民對于蘆笙及蘆笙舞的喜歡和愛好。以及在本地方上它所起到的作用。這些東西想要現在補上也是不可能的。
    針對這個事情,仰亞回憶了很久,才想到,也許他們原來在宣傳隊時下鄉演出時,可能會有一些照片。
    仰亞就在自己家里翻箱倒柜地找了起來。最后,還真是在一些廢舊書中找到了幾張。這些都是原來仰亞他們下鄉演出時,一些特意請來的照相館的同志,為了宣傳文化下鄉而專門拍的照片。有些牽涉到像仰亞他們這些演出人員的,照相館的同志也會偶爾地加洗過一張兩張的給他們。有時,收過幾塊錢的費用,有時也就算是送給大家了。
    而仰亞,作為當年一個蘆笙吹得最好的小伙子,人又長得帥,當然很多照片上都會有他的鏡頭,所以,他能得到的照片也最多。
    可是,就算是仰亞的照片最多,到現在,也找不出幾張了。就那幾張發黃的黑白照片,現在才覺得它是那么的重要和珍貴。可是,就這幾張,也說明不了什么問題,更何況這都只是一個時期的照片。而非遺申請報告上說了,要反應各個時期的情況的,那就得繼續去找和各個時期的照片來。
    可在仰亞更小的時候,那是更沒地方去找了,而后面的一些時段,仰亞想到,他們在跳蘆笙唱堂舞時,有些家庭,特別是結婚,還有老人過世時。這個時候,已經開始有人能夠請到城里的照相人員來了,在這種值得紀念的日子里,幫他們拍下一些值得紀念的照片了,這些家里,也許還會保留一些照片。
    想到做到,當天,仰亞就開始在本寨子里那些他還記得做過喜事、請人拍過照片的家。
    仰亞想過去碰碰運氣。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仰亞組織起蘆笙唱堂舞時,第一個請他們去唱蘆笙唱堂的家,那是一個當年很早就外出務工人員的家里,所以他回到家里來,做事情也比其他人家要先進一些,思想要開化一些。所以,聽說仰亞他們在本寨子里成立了蘆笙唱堂舞隊,而剛好他家的弟弟準備結婚,就把仰亞他們請了過去,而且同時也請來了城里會照相的人。他們家要把這一喜事的精彩場面保留下來。
    而那時,已經不僅僅是只有縣城的國營照相館了,已經有好幾家私人都在照相了,而且他們也會經常背著照相機竄到農村來,或者鄉下那些中小學校來給大家照相。當然,這一新鮮事物也得到了農村人的支持,他們下來照相的收入也還不錯。
    像農村紅白喜事這些,要照相的,他們當然愿意過來幫忙,一方面,這種場合,他們一照就是一卷兩卷‘膠卷’,而且不用一張張地去收錢,照好了,沖洗出來,一起交給主人家,然后一把收錢,事情簡單而又賺得多。他們當然愿意來。
    而這樣的照片,仰亞相信,主人家會很好地保留下來的。所以,他才第一個來到這家。而這家,也是現在仰亞的蘆笙隊里的一員。
    “有人在家嗎?”仰亞敲門,叫著里面。
    “在!”
    說著,門也打開了。
    “噯,仰亞,是你啊。快進來,有什么事嗎?是蘆笙隊又要集中訓練了?”
    “不,是其他的事情。”
    一個寨子里住著,哪家有什么事,也早就有人傳遍整個寨子了。其實好多時候根本用不著登門去說。而只有蘆笙的這個事情,仰亞是肯定要上門去說的,因為這也不屬于寨子里的事。畢竟參加蘆笙隊的人在寨子里也只算少數。村寨里說的大事,只能指那些紅白喜事。
    “其他的事?”
    “哎,這事,也算是與蘆笙有關吧。”仰亞坐下以后,兩人開始聊了起來。
    “還記得當時,我們開始跳蘆笙唱堂舞時,是你家第一個請我們到家來唱的啊。”
    “是呀,這都十幾年了,那時,也是趕時髦,正好家里有喜事,聽說你們搞了個蘆笙隊,就叫過來熱鬧了一下。”
    “我記得,當時你們家還請了照相的,還幫你們家照了好些相片。”
    “是啊,那時,不是經常有那些背著照相機來村寨里照相的嗎,所以,就叫他幫照了一些。現在,好多相片都還留著呢。”
    “還留著?那就更好了。我今天來,就是為這事來的。你把它都拿出來給我看看。”
    “你要看這些老相片?”
    “嗯。”
    “這些老照片還有用?”
    “當然有用了。”說著,仰亞把王波送信過來,要求要報送蘆笙及蘆笙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事告訴了這個蘆笙手。
    蘆笙手當然也知道有這么一回事,還有蘆笙舞比賽的事。所以,聽仰亞這么一說,就走到正堂,把掛在正堂側面的一個大鏡框給取了下來,那里面裝有好些相片。這一帶的農村,都有把自己家里的相片用一個鏡框裝起來,掛在正堂前的習慣。
    “這就是你們家所有的照片?都在這上面了?”
    “不,這只是一些,還有些放在房間里的衣柜里呢。”
    蘆笙手把鏡框交給了仰亞,然后自己走進了房間,又拿出一個半大的紙盒子出來。
    仰亞看著鏡框里面的照片。
    “噯,這兩張,不就是你家有喜事的那次拍下來的嗎。你看,這上面還刻著日期呢。可是,這只是你們家的合影,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見了。”
    “那鏡框就只有那么大,后來,孩子們的照片多了,就裝不下了,所以,他們就把一些老照片移了出來,每一次家里面的事情,也就放一張兩張的在上面,其他的就都收起來的,都裝到了這里。”
    說著他把紙盒子打開,里面是大大小小、黑白彩色的各種照片。
    兩個人端著盒子,坐在一起,開始慢慢地在眾多的照片中尋找起來。
    “噯,你看這張,是不是那個時候照的。”仰亞把一張很小的黑白照片舉到了面前。
    主人接過來一看。
    “這不就是那個時候照的嗎?你看,這后面都還能看見你們好幾個蘆笙手在后面吹蘆笙呢。”
    “唉,可惜太小了,根本就看不清楚。站在后面的我們的蘆笙手就更小了。”
    “這個,你得找當時照相的師傅了,誰想得到要把你們蘆笙手拍大一點啊。”
    兩人把這張照片放在一邊,繼續在盒子里找著。
    找著找著,在紙盒子的最下面,用一根橡皮筋纏著的一把黑白照片被兩人翻了出來。一打開,還真有幾張那次喜事的照片。
    “噯,你看看這張,這有你們好幾個蘆笙手都露臉了。”
    仰亞馬上接了過去。
    “嗯,這張還行吧。”
    “噯,這連著有好幾張呢,都是那天的照片,你再看看,哪一張有用。”
    兩人一陣翻騰,還真是找到了好幾張能看時得見正在吹蘆笙、跳蘆笙舞的照片。只是這些照片都太小了,有的只有一寸,有的只有半寸,也就只有那兩張他們家的合影稍微大一點。不過也就是四五寸的樣子。這也沒辦法,那個年代的照片也都是這樣。能找到,就已經很不錯了。
    然后,第二天,仰亞就把這家的蘆笙手也拖了出來,和他一起在寨子上尋找這樣的老照片。結果,又在另一家,找到了幾張有關老人過世時,請到仰亞他們去吹蘆笙跳蘆笙唱堂舞的照片。而且還有兩張,直接就是在老人上山時,在山上照的,蘆笙手、還有盛裝的婦女們圍著過世的老人,在已經收割了的一塊稻田里跳著,遠處的山,近處的樹,還有早晨的霧,燃放的鞭炮的都被照了出來,看著都有一種特別藝術的場景(就這張照片,后來被無意識的送到了某報社,被評為優秀攝影作品)。
    本寨子里,仰亞兩人一共收十幾張這樣的老照片,大多以黑白的為主。為了更好地反應蘆笙及蘆笙舞在這一帶的開展情況、以及老百姓對于蘆笙舞的接受及參與程度,仰亞他們又到附近的幾個寨子里去,想要多收集一些,到時才好向王波他們交代。
    其他的幾個寨子,有的比仰亞他們寨子更小些,這種農村的東西也保留得更多一些,而也有那些比仰亞他們寨子更加新潮一點的,在這里,仰亞他們找到了更多的照片,而且已經開始有稍微大一些的、彩色的照片了。
    而更讓他們高興的是,他們在其中一個寨子里,遇到了一位老人,找了到了兩張時間比仰亞他們年齡都還大的老照片。雖然那照片已經老得有些風化、有些變質了。可是,那上面表現出來的,可是幾十年前的事情。
    這可真的一張有價值的照片。
    那個時候,應該是在仰亞出生前的幾年,也就是什么‘抓革命、促生產’的時候。這位老人,就是這一個生產隊的隊長。那時,也已經開始實行了文藝宣傳隊,不過,那個時候的宣傳隊不是像仰亞他們那個時候,而是由各個生產大隊,甚至生產小隊自己組織起來的,也是臨時的。就是由臨時的生產隊員自編自導自演的一些節目。
    那一次,剛好有上面人民分社、區委會的同志要來檢查生產隊的大生產情況,為了歡迎上級革命同志的到來,這個生產隊就自編自演了一臺節目。結果得到了上級領導同志的一致好評。同時,和領導一起來的,就有一個一起來照相的同志,就把他們宣傳隊的節目都拍了下來。后來,也給了他們幾張照片。而他們的節目中,就有關于蘆笙舞的。
    在那個時期,這可是一個得到上級表揚的好證明,所以,當時的生產隊長(也就是現在的這位老人)就一直把這些照片保留了下來,哪怕家里人不再讓他把這些相片放在自家正堂的照片鏡框里,老隊長還是把它們都藏在了自己的小箱子里。
    這天,仰亞他們來,問到了這件事情,老人才把當年自己保存下來的‘寶貝’拿了出來。現在,這幾張老照片,可真的是變成寶貝了。
    仰亞等覺得老人保存這些照片也很珍貴,但是,他們又確實需要這樣的照片,所以,就想著給老人一些錢,打算從他手上把這些照片買過來。可是,老人卻怎么也不要錢,他說到,仰亞他們用完了,最后一定要把這些相片歸還給他。沒辦法,仰亞他們只得答應(最后,仰亞他們是報完了非遺項目,又重新翻拍了一套,還給了老人)。
    收集相片這一塊,仰亞他們已經做得差不多了,在收集相片的同時,王波交代的相關的文件記錄等方面的,仰亞他們也收集整理了一部分,有些也記在了他們的腦中。這些,只有等待王波他們帶人來再重新形成書面文字材料。
    而關于拍攝相關視頻資料的事情,仰亞他們也已經跟所有的蘆笙手和跳蘆笙的人員作了說明。只等王波他們到來,他們就可以集中起來,把他們想要的蘆笙及蘆笙舞都表演給他們看,再由他們拍攝成相關視頻材料。
    。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