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都市言情 > 最強贅婿 > 542:又是你
    安瑤說,“就算這樣,可他這般找到我家里來,又是送這個又是送那個的,總歸是影響不好。我爸那脾氣你也是知道的,他最見不得我有這種不清不楚的關系了,你看剛才給他氣的,我就怕給他氣出個好歹來。”
    “其實這件事解決起來倒也簡單,我去把那個家伙狠狠地揍上一頓,打到他不敢再來給你找麻煩不就行了?”龐飛是故意這樣說的,就是想給安瑤緩解一下緊張的壓力。
    安瑤果真被他的話逗笑了,“他若是誠心來給咱們找麻煩,你越是暴揍他越是不甘心,怕是最后逼急了什么瘋狂的事情都做的出來。而且,因此又會惹上封家那個**煩,這招不行,絕對不行。”
    龐飛自然也知道這招不行,剛才那么說,不過是為了緩解緊張的氣氛罷了。
    將人打一頓這種,除非沒有什么深仇大恨的,可對于封澤林來說,龐飛奪其心頭所愛,又毀了他的前程,這簡直就是血海深仇,他又豈能那么輕易地放棄?
    可對付這樣執迷不悟的家伙,什么大道理都是沒用的,到了最后,只有以暴制暴。
    龐飛沒再繼續這個話題,是不想安瑤太過糾結了,他還主動把責任承擔到了自己身上,說,“放心,有我在,什么事情都不是事情了。”
    有他這句話,就讓安瑤安心不少了。
    從安家離開,笑容和訊的龐飛突然晴轉陰,虎目中露出兇狠的光。
    對付封澤林那樣的狗皮膏藥,動什么腦筋想什么辦法,龐飛才懶得去想那么多。
    飛速追上封澤林的車子,將其堵在一處無人的小巷子里,龐飛幾步走過去,將封澤林從車子里直接拖了出來。
    一腳踹在其胸口,將其踹的倒飛了出去,身子撞在水泥墻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封澤林沒料到龐飛會對自己下這樣的毒手,簡直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打的節奏,“你……你目無王法,我要……告你……”
    “打電話,現在就去告!”龐飛掏出他的手機丟在其面前,讓他現在就報警。
    封澤林顫顫巍巍按下110,電話接通了,可手機卻被龐飛搶了去。
    “沒事,就是打了個混蛋,說是要告我……”龐飛在電話里如實說。
    然后,封澤林就聽到電話里傳來“哪個傻逼敢惹你”這樣的話,隨后,電話便被龐飛切斷。
    報警?
    警察會理會嗎?
    會向著他嗎?
    不會的!
    不管是龐飛神秘莫測的身份,還是他在醫院擒拿了暗黑組織的人為蓉城免除了一場災難等等,他都是蓉城市人民的英雄,沒有人會相信這樣一位大英雄會隨意毆打別人的。
    換言之,封澤林就是被打了,也是哭訴無門。
    在蓉城,龐飛已然是神一般的存在,誰能拿他怎么樣,誰也拿他不能怎么樣!
    但他封澤林不同,他只身一人跑到蓉城來惹是生非,龐飛有的是辦法和手段教訓他,最后還能讓他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
    “實相的,就別再給安瑤找麻煩了,否則我可不敢保證,下一次我的脾氣是不是還能這么好,只是打你一頓這么簡單了。”
    “魔鬼,你簡直就是個魔鬼!”封澤林驚恐地叫喊。
    龐飛笑了,“沒辦法,我不做魔鬼,別人就要做魔鬼。”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你不厲害,就注定了要被人欺負!
    龐飛不會再像以前一樣顧慮重重了,他就是要做那個最強大最厲害的人,讓別人再也不敢欺負他想保護的人!
    “滾!”封澤林被這一嗓子吼的不由得打了個寒戰,畏懼、恐怖、害怕,是他從龐飛身上所感受到的。
    這樣的龐飛,是他以前從未見識過的,宛若一頭發怒的野獸一般,特別是那雙透著寒氣的眼睛,多看一眼,也會讓人渾身發抖。
    封澤林害怕了,慫了,撒丫子逃回車里,一踩油門,車子“嘩啦”一下躥了出去。
    龐飛拍拍手,轉身大踏步走向自己的車子。
    以前他非常不喜歡這種倚強凌弱的感覺,但現在,他很喜歡!
    欺負他的人,他都要欺負回去!
    絕不再做那個瞻前顧后優柔寡斷的龐飛了!
    解決完封澤林的事情,龐飛便驅車去了附近的商場。
    今天出門的時候,父親特地交代要他買點尿不濕和奶粉回去,他現在就得去商場看看了。
    嬰兒用品在商場的四樓,琳瑯滿目的,龐飛看的眼花繚亂的。
    以前這些事情從不用他操心的,可洪美宣因為家中有事請假幾天回去了,這買奶粉和尿不濕的事情自然就落到了龐飛頭上。
    這買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小孩的奶粉和尿不濕可沒那么好買,育嬰店里光是奶粉就好多種,每一種又分不同的階段,人家問他孩子吃的是什么牌子的,孩子多大了,他竟一概回答不上來,最后打電話問了龐金川才知道的。
    電話里,龐金川可是沒少將他訓斥,哪有他這樣當爹的,對孩子的事情一概不知,這怕不是個后爸吧。
    龐飛慚愧至極,雖說樂樂被接回了龐家,可他一天到晚陪孩子的時間少之又少,晚上回去樂樂又睡下了。
    不管怎么說,自己這個父親當的的確是太不合格了!
    買完東西,龐飛便準備離開,卻在這時,樓下突然傳來“抓小偷”的喊聲。
    龐飛尋著聲音往下一看,只見一個身穿黑色外套的年輕小伙子搶了兩個女孩子的包把腿就跑。
    那兩個女孩子到底腳程慢追不上,而周圍的又大多是一些女性,也攔不住那個小偷。
    眼看著小偷就要奪門而出了,龐飛竟是繞到電梯那邊,從四樓翻過欄桿,直接跳了下去。
    這一幕,可是把不少人都給嚇了一跳,不過,在看到龐飛平平穩穩地落在電梯上然后又去追那個小偷之后,不少人又是驚叫起來,感覺這一幕就跟拍電視劇一樣精彩。
    以龐飛的腳程,要追上那小偷完全不是問題。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偷東西的小偷就被龐飛一腳給踹倒了,然后,龐飛奪了其手中的女士坤包,另外一只手將小偷死死地摁在地上。
    保安隨后趕到,將那小偷直接帶走。
    兩個被搶了東西的女孩子也追了上來,又是那股熟悉的味道,不過還沒等龐飛說話,對方倒是先驚叫起來,“怎么又是你!”
    沒錯,這兩個被搶了東西的女孩子,正是吳芊芊和袁曉蓉。
    而今天卻不是袁曉蓉硬拉著吳芊芊偷溜出來的,而是吳芊芊帶著袁曉蓉跑出來的,但她們出來是采購一些東西的,也跟導演打過招呼的,誰知道轉了沒多久,就被小偷盯上了。
    說來也是巧了,得虧遇到龐飛,若不然他們可就要損失慘重了。
    龐飛自然也從香味上辨認出了眼前這兩個包裹的跟木乃伊一樣的女生是誰了,不過他對明星不感興趣,自然而然也就沒什么反應了。
    見吳芊芊接了包裹,龐飛便轉身離開。
    這時,袁曉蓉暗暗拉著吳芊芊的胳膊說,“芊芊姐,那人剛才那一下子可真是了得啊,他肯定學過功夫,咱們組不正好缺一個武打演員嘛,我看他倒是挺合適的。”
    “這是導演的事情,你倒是瞎操什么心。”吳芊芊并不打算采納袁曉蓉的意見。
    袁曉蓉卻說,“芊芊姐,你糊涂啊,這武打演員的戲份不多,導演要是隨便找個什么人來跟你對戲,那萬一傷到你怎么辦?你忘了上部戲你是怎么受傷的了,還不是被那個不專業的武打演員給劃傷了,差點害你毀容。我們做演員的靠什么吃飯,不就是靠這張臉吃飯的嘛,在這些事情上,還是謹慎保險一點的好。”
    “你說你拍戲又不喜歡用替身,真槍實彈的那多危險,咱為了將傷害降到最低,找一個專業一點的演員對戲,豈不是更保險一點。”
    袁曉蓉說的是沒錯,但吳芊芊就是不喜歡龐飛那種孤傲高冷的樣子。
    四次見面,這家伙就沒有一次露過笑臉,拽什么拽啊。
    可是,耐不住袁曉蓉的再三勸說,吳芊芊最終還是決定去找龐飛試一試。
    畢竟,跟自己的演藝事業比起來,面子又能算得了什么呢。更何況,或許那個面癱的家伙向來就是這樣,也不是故意給自己擺臉子呢,肯定是自己多心了。
    “可是,咱們都不認識他,上哪里去找他去?”
    袁曉蓉卻是笑嘻嘻地說,“我剛才看他買了好多嬰兒用品,那個牌子店必須是會員制購買,他那肯定有那個人的信息,咱們去問一下就知道了。”
    在袁曉蓉的托拉硬拽下,二人終于從育嬰店那打聽到了龐飛的住址信息。
    但其實這里登記的其實是安瑤家的地址,因為當初洪美宣在的時候,就是住在安瑤家的,后來換到龐家去了,地址也一直沒變。
    “嘖嘖,看不出來啊,那個家伙還蠻有錢的。”安瑤家住的也是獨立的別墅,現在的市價是一平米兩萬多,這一套房子下來,少說得五六百萬。
    在經濟并不是十分發達的蓉城,能買一套五六百萬的房子,絕對算得上是富人了。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