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難開啟系統 > 第八百零六章 萬事俱備
    天門關,只有幾個時辰的太陽還未升起,因此整個天際還是處于無盡黑暗的籠罩之下,而相比于人聲鼎沸,繁忙異常的南城,這只有江氏子弟和北方軍的北城,無疑是另一個世界。
    鐵血,秩序,殺意盎然的邊疆雄關!
    平整結實,無任何積雪的北城地面之上,每隔一段距離,都有著熊熊燃燒的火把豎立,向四周散發著的明亮的光芒,將于嚴寒之下,一位位列隊操練將士身上的銀甲照亮,反射出令人炫目的光芒。
    北城中心大道之上,那輛前后被重兵保護的馬車之內,人到中年,身穿一件血甲,面容冷厲俊朗,目中含電的天門侯江清,注視著前方縮成一團,牙齒咯咯作響的年輕人,雙眸之中閃過一絲感興趣之色。
    在這位鐵血侯爺的感應之中,元白的身軀完全可以稱之為弱不禁風,因此在天門關的嚴寒之下表現的極為不適應,按大夏中原的說法,其就是一位典型的文弱書生。
    但是江清卻不敢小看這位年歲不大的書生半絲,因為面前年輕人的手中,控制著大夏目前最炙手可熱的衙門,傳送司。
    無距之境乃圣人手段,但是卻在這位書生手中掌握,光光這一點,全大夏無人可小瞧之。
    江清望著元白那越來越蒼白的臉,微微一思索之后,掀開馬車的窗簾,對著外面朗聲開口道:
    “來人,將戶部這些日子自南城收購的雪獸皮毛取一條來給元司丞過過目,司丞自神京城而來,剛好可以替陛下看看這獸皮御寒成色。”
    “諾!”
    江清掀開窗簾之后,狂烈刺骨的寒風直接呼嘯地灌入車廂之中,使得元白直接一個猛烈的哆嗦,同時將他即將張嘴說出婉拒之語,憋在口中。
    北方軍的軍紀嚴明,因此效率同樣極高,只過了不到百息,一張厚重雪白的雪獸皮毛便直接送入馬車之中。
    “元司丞,這皮毛生前為道虛境雪獸劍齒白虎,保暖能力極佳,我等北方軍若是要離開天門關北上雪原,也需要這等獸衣進行保暖,否則極致的嚴寒之下,身體同樣承受不住。”
    江清語畢之后,將手中那厚重的獸衣遞出,隨后元白道了一聲謝之后,接過劍齒白虎的皮毛披上,整個人頓時感覺暖和大半,身子也不再顫抖。
    因為這獸皮是剛剛剝下來未多久,因此馬車之內頓時彌漫起一股頗為濃郁的血腥味,不斷往年輕書生的鼻子里鉆,但后者面色不變,發出一聲感嘆:
    “早些時候在神京城接到陛下的圣令時,在下便知道這一趟北上的差事不好做,沒想到這兒竟然這么冷,我曾以為位于大夏西北的幽州已經夠冷了。”
    “大夏國土廣袤無邊,包容萬象,這正是其偉岸之處,元司丞,倘若你有興趣出關外去一趟更北之地,你就能體會到何為寒中之寒。”
    “那真是太折煞小子了。”
    元白聞言之后猛地搖頭,繼續開口道:
    “武官打仗,文官治國,各司其職,我一文弱書生,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務即可,我還想著能早日回神京城找娘子呢,就不去關外湊熱鬧。”
    元白說完之后,又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隨后其自懷中取出一個通體烏黑的精致玉盒,緩緩遞給前方的天門侯。
    元白沒再說話,而江清接過之后,輕輕將玉盒打開半絲,頓時雙眸驟然一亮,整個馬車之內好似瞬間電閃雷鳴,虛空生電,因為盒內,靜靜的躺著半枚虎符。
    大夏調兵必要虎符,而元白帶來的這半枚,之前就在趙御的手中!
    馬車內身姿英武的天門侯沉凝片刻之后,將雙眸之中那令人灼目的刺眼之光收起,抬手道謝,沉穩之中帶著殺意的聲音傳出:
    “天門關的傳送石像塔以及這虎符,有勞元司丞。”
    “皆為大夏和陛下分憂,何來有勞這一說,不過有一點侯爺可羞煞在下,小子現在只是代司丞,侯爺一口一個司丞的叫,若是此番朝試發揮不佳,那小子可再無顏再見侯爺您了。”
    “能夠被陛下列為貼身幕僚,這朝試自然是難不倒元大人,如今大戰在即,不便招待,待本侯自雪原走一遭回來之后,如若有機會,定和司丞把酒言歡。”
    天門侯江清看著面前的元白,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了一個笑容,然而這個笑容的背后,有著大戰開啟之前的躍躍欲試,以及濃濃的嗜血氣息。
    這股氣息,比元白身上所披著的雪獸皮毛更血腥,更濃郁,如果用詞語來形容的話。
    這氣息的名字叫殺戮!
    半刻鐘之后,微弱的太陽自極遠的東方微微探出腦袋,并且散發著迷蒙的光芒,穿過極北之地上空濃濃的寒霧,灑在天門關北城,北方軍那巨大的大校場空地之上。
    隨后那一輛載著江清和元白的馬車,輕輕壓著初升的陽光,沐浴著微芒,宛如自他界而來般,緩緩而至。
    緊接著于校場之上,于無數列陣相迎的北方軍堅毅目光的注視之下,天門侯江清和元白二人一齊走下馬車,慢慢走向校場中心。
    踏步間,元白自懷中鄭重取出一座蒼白色的石像塔,下一息,周圍所有的北方軍一齊單膝下跪,目光虔誠,狂熱。
    大夏消息流通的速度并不慢,因此北方軍的將士對于趙御贏得圣決之戰一事也很清楚,同時這也坐實了一件事,那就是年輕的扶搖大帝已然是整個大夏最強的存在。
    端坐天穹,少年無敵!
    “榮耀意志,化為石像,鎮守四方,萬敵莫侵!”
    伴隨著元白那響徹整個天穹的清朗聲音,整個天門關的天際,一瞬間被無窮的藍白色光芒完全充斥,猶如水流一般流動的光芒,在這大夏最北方的國土上空爆發出了煙火般的炫目,頓時吸引了天門關所有人的注意力。
    整個繁忙的南城,瞬間變得寂靜無聲,一位位子民皆抬頭望向天際,雙眸睜大,并且張嘴發出一聲聲驚呼,因為漫天白光之間,一座龐大的陰影緩緩出現,墜落。
    南客商會頂層的書房之內,方夫人和那位年長管事,目光凝重地望著遠處天際,那好似承載著無數重量的蒼白色石像塔,他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壓在靈魂之上的厚重之威。
    隨后方夫人的雙眸擔憂之色更甚,喃喃開口道:
    “天門關,擁有了屬于自身的石像塔,當家的,你可要快點回來啊。”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