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黑暗的蘇醒 > 第513章 推心置腹
    悠閱書城app,免費看小說全網無廣告,ios需海外蘋果id下載
    黑母負手,如個半老的老頭般勾著腰往前走,笑答“哈?你成為鋼鐵武夫前,我的小情緒就對你有用嗎?好像更加沒用吧!”他說著大實話,覺得這不過是自嘲,確實對盾山起不了作用。
    盾山給噎得一頓,想想黑母看似吊兒郎當,其實這些年來一直在王者大陸上行俠仗義,卻沒人真將他視為英雄的事實,竟暗生歉意。這人可真不計較,只想著付出,哪怕他是由宇宙化成的人形,其實也是個好人。
    便放緩語氣道“黑母,卷軸里發生的事如果你不方便說,我不逼你,但是,等趕跑了倉羅之王和他那些黑球,你真的必須離開嗎?”
    黑母頭也不回,簡短答道“必須。”
    盾山喉頭堵得慌,一個字也擠不出來了,垂下頭,竟如犯了錯的孩子跟著那矮得只到他膝蓋的黑胖子不停走。
    黑母也沒說話,心里卻吵雜得很,滿面陰翳地想“我離開王者大陸,從此眼前清凈,不正合你心意嗎?帶你來除去一起救孫悟空,還有一層深意就是避開眾人告訴你我將離去的事實,也讓你高興一下。”
    正悲哀地這么想,卻聽盾山道“難道除了必須走,就沒有哪怕一個辦法,是可以留下來的嗎?”
    “什……什么?我這是出現幻聽了嗎?倉羅之王對我下黑手了?”
    黑母驚得心快撞破胸口蹦出來了,終于剎住腳,扭頭狠狠瞪向盾山。
    盾山不明他在想啥,也嚇一大跳,就不知自己是不是說錯了話,還是特別錯,特別刺激人的那種。
    “你……你干嘛這么瞪我?我只是,只是以為你舍不得放開王者大陸!”盾山緊張地說。
    黑母努力鎮定心情,以防兩腿發軟坐地上。這兒沒了老夫子和夢奇,他可不能再任著性子想干啥就干啥了,必須保持風度與儀態。
    于是他扭過臉去說道“沒啥,我以為你很想我從這兒消失呢。”
    道出心中真實想說的,實在是比言不由衷,說些虛偽敷衍的話難千倍萬倍,盾山雖不后悔,卻多少有些無可適從,答道“王者大陸這么大,你呆哪兒也礙不到我的事,走不走……與我何干?并且,你這么大個人,也不受我編派……”
    黑母心情放松了些,勉強笑道“道理如此,人情卻不是。如果道理能說通所有事,這就會是個蒼白生硬,不帶一點情感色彩的世界。”
    “你……說這些話是啥意思?咱們,沒必要扯著么遠吧?”盾山的心繃得更緊了。
    黑母仰天長嘆,道“不錯,我在那卷軸光境里,見到,不對,是聽到了來自奇港的長老。他,或者是他們對我說了三件事,包括六字方針、赤血水晶塔和方舟三號。”
    “果然如此!”盾山眼中綠光一迸,象蠟燭爆出燭花,這次難以抑制地流露出了焦急“方舟三號,怎么說?”
    黑母道“都叫你猜中了。等戰斗結束,我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召喚方舟三號散落各處的模塊,然后駕駛這艘宇宙飛船該回哪兒就回哪兒,從此再也無法涉足王者大陸;另一個就是,進入王者峽谷做個英雄,方舟三號從此塵歸塵土歸土,猶如從不存在。”
    “是這兩個選擇!”盾山的綠眼這次是一暗。轉首他就氣了,怒道“黑母,你為了方舟三號,為了保住那艘宇宙飛船,竟然舍得放棄這個你一手建立起來的星球?!”
    黑母卻不急不躁,反問道“那么你認為,我應該選第二條路,讓方舟三號變成塵埃嗎?”
    盾山道“有何不可?”
    凄苦的感覺可真是苦澀,從心里涌進嘴里,又纏上舌尖,黑母煩躁得想尖叫。
    他說道“談不上可以還是不可以,我只是想,通過在王者大陸上的歷練,我學會了,也弄懂了許多以前在腦子里模模糊糊的東西,整個思路都變得清晰而有條理起來。現在的我與以前那個叫尤尼維的小孩沒法比了,現在的我,如果重新管理宇宙,一定會管得很好。王者大陸只是一個星球,然而宇宙里還有更多這樣的星球需要我,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盾山止不住朝后退一步,但立即就和黑母隔遠了。這成了他二人心靈距離的映射,當黑母侃侃而談,一抒胸中報復,在盾山眼中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原來,你是這么想才選了第一條路。”盾山說,語氣變得平緩了。
    黑母道“是啊,長老大人們慧眼如炬,總能一下子看穿他們的孩子,就知道我不管對這兒有多么留戀,也不可能感情用事,永遠地留下來。”
    “可我……”盾山的心情進一步變得洶涌復雜,可完全不知該說什么了,但又覺得必須說點什么,那種揪心揪肺的矛盾,令他無可適從。
    黑母卻在這時理解了他的心情,是又傷心又高興,道“盾山,留在王者大陸上的日子,能與你冰釋前嫌,重新稱兄道弟,我黑母死而無憾,就算走了,也是輕松愉快地走的,你也不應該因此悲傷。”
    “輕松愉快?真的嗎?”盾山很懷疑他這種表達,用在此情此景,實在是太夸張了。
    “走?你這個陰險卑鄙無恥丑惡的小人,是在這里同人情深意切地告別嗎?”
    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平地里響起,既似來自空中,又似來自附近的石頭山,當足底也跟著震動幾下,又像是從地底躥上來……
    黑母與盾山皆是一驚,盾山雙臂“鐺鐺”兩聲悅響,兩面閃光的盾牌就出現在了手中。
    與此同時,下午的太陽正照得明媚的天空,忽然風云大變,電閃雷鳴起來,盾山知道發生何事,猛一把推開黑母,推得他飛也似地倒退,直退到一座石山邊,晃一晃就能躲藏起來,便伸出機械手扒開了后腰上的能量輸入管塞。
    “雷公電母來幫你補充能量了!”黑母激動地喊,但立即又凝重起來,因為那咒罵他之人,不用問也知,一定是倉羅之王!
    。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