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歷史軍事 > 黑暗的蘇醒 > 第512章 一路有你
    黑母柔聲安慰夢奇:“奇弟,要想此戰取勝,咱們就得順勢而為,這是沒辦法的事。等戰斗結束,咱們還有大把時間在一起談天說地,又何須急在這一時?我能找到孫悟空,你能找到攻城槌,自然得分別帶領兩支小隊前往目的地,然后再碰頭,咱們是真沒法,再一起走下去了。”
    夢奇用爪子捧住毛腦袋,重重地點頭。他既勇敢又具有獻身精神,怎么可能拖大家后腿?不舍歸不舍,關鍵時刻該干啥,他一定不會含糊。
    “再聚首談天說地?”盾山一人自語,語氣中竟透著濃濃的滄桑感。
    “盾山,你跟我去見孫悟空吧。”冷不丁,黑母沖他喊了一嗓子。
    這一下,所有人都愣了。本來以為他倆關系已緩和,剛才看又不怎么好了。可本來以為他們又將勢成水火兩不相容,黑母又主動要求他一起前行,這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怎突然就變得這般復雜難懂,看得旁觀者眼花繚亂了呢?!
    老夫子本也打算隨黑母一起,這下吃了驚,問道:“黑母,你到底在做啥打算?”
    黑母道:“盡管我沒與孫悟空深交,對他的脾氣也有一定了解。他過往的經歷并不比我們其中任何一人的簡單,相反只怕更加悲慘,以至他的性格也古怪得難以捉摸,若去的人多,肯定會生出枝節。”
    這意思很明確,七人隊伍里,他只要盾山同去,其他人則全部跟夢奇去找攻城槌,并留守原地。
    對這安排,大伙兒似都不太滿意,連一向只說好話的蘇烈也流露幾分擔心,不太愿意跟夢奇走,就只有鐘馗,似乎心里藏著什么,豹目凝視黑母,始終不語。
    黑母似乎累了,再搜不出多的話語來安撫眾人,猛然瞥見鐘馗,頓時有了希望,便求助地迎向他的目光。
    鐘馗也覺得自己再保持沉默不太好,拈須問:“黑先生,想必你方才暗示的是在《竹書紀年,災難的一天》中那件事吧?”
    果然尋到了知音人!黑母精神大振,頭點得人家快見不著他了。
    其余五人卻更是一臉懵逼,老夫子自持博覽群書,滿腹經綸,趕緊搜索枯腸,卻也沒從稷下學院藏書閣里想起這么一本紀年書來。
    鐘馗道:“黑先生,你就放心帶盾山去吧,這邊隊伍就交給我照拂。孫悟空曾經那些經歷,由我說與他們知吧。等你見了那位齊天大圣,一定轉告他,我鐘馗歡迎他回歸陽界,也認可他過往的功績。他不是失敗者,曾經所受的冤屈,也到了沉冤昭雪時。”
    這……
    二人你來我往,打起了啞謎,看得眾人一愣一愣的。老夫子心里憋屈,忽然間就產生了孤陋寡聞的自卑感。
    黑母歪著腦袋瞅他道:“老夫子,熟話說三人行必有我師,再大的海洋也容納不了天下所有的水,這話哪怕對全王者大陸最有學問的學者也有效呢。你確實是這個世界里最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世間事知了個十之巴九,但總還是會有那么是幾件不知道的,這可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啊!”
    他這開導,老夫子聽得如醍醐灌頂,瞬時不好意思了。是啊,哪有一片海能容納世間所有的水?卻也無人因此而指責海洋渺小呀!
    老夫子想通了,豁達地說道:“黑母,你放心去吧,老夫我打算跟著鐘大人聽故事呢。這故事,一定會很精彩的。”
    “是啊,猴哥救了我,讓我作為夢奇族唯一的幸存者生存下來,我卻對他的往事一無所知,這真是慚愧,我也等著聽鐘大人講呢。黑哥,希望咱們很快再見!”
    夢奇耷拉著腦袋,說出了讓黑母放心的話。
    互道“珍重”,互道“后會有期”,七個人分成兩撥,沿兩條岔路走遠了。
    剩下的百里路途,陪黑母走的人只剩了盾山,黑母感嘆世間事變幻莫測,就連他堂堂大宇宙也無法做出準確的預言,那些所謂的未卜先知者,又有哪一個真的可信?
    想當年,方舟三號里只有他和盾山兩人,兩人開始時抬頭不見低頭見,后來逐漸地形同陌路,他真以為方舟消失后,兩人就再也不可能有獨處時,如今看來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將事情想得絕對,否則“不期而至”這詞就沒必要塞在成語詞典里了。
    二人默默走了一路,繁花漸散,石山增多,智慧城廢墟已近在眼前。
    黑母也變成了個悶罐子,和夢奇相處時的活波與輕快如身后景色消失,一去不回頭。
    終于是盾山先說了話:“你不是想躲著我嗎?干嘛又要拉我前來?總不會是因為見我力氣大能幫你搬石頭吧?”
    黑母復雜一笑道:“如果孫悟空有心要見我,哪需要人來搬什么石頭?石頭自己就會蹦出來見我。之所以請你一道,只是覺得等我走后,你與美猴王能成為一對好搭檔,相互照應。”
    “走后?”盾山定住了腳,黑母卻仍往前走。他知道只要自己不蹦,不管走出多遠盾山都能輕易追上。
    “呵呵,你不是問過我在卷軸里讀到的,與方舟三號有關的內容嗎?”黑母故作輕松地回答。
    盾山死死憋著口氣,許久方吐出來,滿心差點給憋死了的驚慌感。
    驟然間,他矛盾得胸膛幾乎要炸裂,甚至有種想哭的沖動。
    曾幾何時,他是多么憎惡起源地球遠去,他與這個不共戴天的仇人共同生活在了新的星球上的事實。曾幾何時,他巴不得黑母快滾,王者大陸有多遠就滾多遠,只要不讓自己再見到他。
    現如今,黑母已流露去意,他那強烈的心愿卻忽然淡散了,輕飄飄散開如脆弱的肥皂泡。
    沉默很久,他才想起得弄清是怎么回事,這才追了上去。
    “黑母,你在那塊銘文里到底見到了誰?你讀到的內容不是文字,而是與人交談對嗎?”
    黑母苦笑:“對對對,你說的都對,我想說你猜的不對,也沒法撒謊。”
    盾山明白他這是在發牢騷,冷然道:“我早已不是以前那個皮膚一碰就破得流血流膿的怪胎,只是一個由鋼鐵打造的武夫,所以你那些小情緒對我沒用,你還是告訴我實情吧。”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