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女生言情 > 秀才家的俏長女 > 第八百二十九章 好消息壞消息
    小說網..,最快更新秀才家的俏長女最新章節!
    在庸城的大帥府,蘇云朵沒見著小徐氏,也沒見著曾茹,倒是貝氏匆匆出來見了一面。
    難道大妞妞沒能跟在楊傲群身邊,是被貝氏留在了庸城?
    心里了有這般猜想,蘇云朵不由微微皺眉,將孩子留給貝氏帶著真的合適嗎?
    這要是在京城,早被唾沫星給淹沒了!
    以前楊傲群給蘇云朵的印象是有些大大咧咧的,卻沒想到自己不過微微皺了皺眉,就讓她看出了端倪,找了個借口支走了屋里侍候的人,這才與蘇云朵說起原委。
    待聽完楊傲群的訴說,蘇云朵微微嘆了口氣,真正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
    楊傲群沒能帶著大妞妞前往勃泥城,果然與貝氏有關。
    在東凌國和北辰國尚未結束和談之前,陸達就帶著陸瑾臻駐守在已經被東凌國占領的勃泥城,那個時候所有女眷都被留在庸城,倒也相安無事。
    待和談結束,勃泥城真正成了東凌國的國土,勃泥城也就成了東凌國與北辰國之間的新門戶,雖說保留了庸城的大帥府,真正的北疆大帥府自然移至勃泥城。
    小徐氏作為大帥夫人,又是圣上特批前來北疆陪伴侍候陸達的人,縱然她心里有百萬分的危懼也不得不前往勃泥城。
    若不是顧及大妞妞,早在東凌國攻占了勃泥城,楊傲群就打算前去勃泥城了,既然連大帥府都搬了過來,她自是要帶著大妞妞同往的。
    一方面是因為自占領了勃泥城之后,陸瑾臻就一直跟著陸達駐守在在勃泥城。
    雖說勃泥城與庸城不過相距百來里,他們夫妻卻已經有幾個月不曾相見。
    楊傲群與陸瑾臻成親之前,兩人就達成了共識,無論陸瑾臻在哪里駐守,也不管駐地的生活條件如何艱苦,他們的家都將跟著陸瑾臻走,也就是說陸瑾臻在哪里,他們的家就在哪里。
    另一方面是她早就計劃要在勃泥城開一家全新的“云裳”。
    這家“云裳”將只是她與蘇云朵之間的合作,至于庸城的“云裳”將保持原先的三方合作方式不變,只是交給楊家管理。
    既然是去勃泥城與陸瑾臻團圓安家,楊傲群自是要帶上陸琳也就是大妞妞同行,沒有孩子的家算什么家呢?
    只是楊傲群將事情想得太過簡單了,一心想帶著女兒前去與陸瑾臻團聚的楊傲群忽視了因為因為小徐氏的到來再次成為隱形人的貝氏。
    在楊傲群即將啟程的時候,貝氏跳了出來,以勃泥城尚不安定,不利大妞妞成長為由,要將大妞妞已然成為穩固后方的庸城。
    楊傲群自是不答應的,只是貝氏的理由如此冠冕堂皇,而且一向與貝氏不和的小徐氏不知出于什么樣的心態,居然也站出來附和貝氏。
    小徐氏更是給了楊傲群兩個選擇,要么她繼續帶著大妞妞留在庸城,要么將她獨自前往勃泥城,待勃泥城穩定、大妞妞大些,再接大妞妞去勃泥城。
    楊傲群自是氣得不行,面對嫡庶兩位婆婆的壓力,不得不重新考慮。
    為了他們這個小家長遠的利益和發展,勃泥城她是絕對要去的,卻也不能任由貝氏如此算計自己,再說也沒有道理將大妞妞交給貝氏教養的道理。
    自貝氏跟著他們來北疆,這兩三年里鬧出過不少事,甚至還差點讓楊傲群流產,待大妞妞出生,貝氏更是因為楊傲群生的是女兒而對楊傲群多有不滿,平日里更是對大妞妞不聞不問,楊傲群豈能放心將大妞妞留在貝氏身邊。
    抽空跑了趟娘家,與娘家父母兄嫂進行了一番商量,以楊母想念外孫女為由將大妞妞暫時放在了楊家。
    一個解決方法雖說不合情理卻足以讓楊傲群放心,于是楊傲群去勃泥城的幾個月里,大妞妞一直被放在楊家,直到昨日楊傲群從勃泥城回庸城才將大妞妞從楊家接了回來。
    原來大妞妞并非如自己猜測一般被留在貝氏身邊而是送去了楊家,蘇云朵不由搖頭嘆息:“你們做父母都在,祖父祖母也在,總將大妞妞放在你娘家也不是長久之計啊。”
    “我這次過來就是打算將大妞妞接去勃泥城。”楊傲群倒也不瞞著蘇云朵,畢竟要如愿接走大妞妞,還需借蘇云朵的勢。
    蘇云朵的心思何其通透,只聽了楊傲群這樣一句話,瞬間就明白了楊傲群的打算,默默看了楊傲群一眼,很快就淡淡一笑,顯然是默認了楊傲群對自己的“利用”。
    蘇云朵臉上漾開的笑容雖說淡淡,卻讓楊傲群一顆微微懸著的心放了下來,接下來妯娌二人就勃泥城的“云裳”進行了一番細致的討論。
    蘇云朵此來有幾個項目要展開,個個都是意義深遠的項目,還真抽不出精力來關注“云裳”,勃泥城的“云裳”該如何進行,自然毫無懸念地全部落在了楊傲群身上。
    不過蘇云朵還是提出了自己的一些建議和經營理念供楊傲群參考,楊傲群聽得很認真,有疑問的地方絕不放過,蘇云朵自然是有問必答。
    兩人這一說就是一個多時辰,直到外面催促她們用膳,兩人才意猶未盡地前往膳廳。
    待一起用過膳,楊傲群親自送蘇云朵去大帥府內的嘯風苑歇息。
    沒錯,庸城的大帥府里也有一座院子叫“嘯風苑”,是在得知陸瑾康與蘇云朵即將前來之后,陸達特地名管家依照京城鎮國公府嘯風苑的模樣收拾出來的。
    庸城大帥府的管家已經許多年沒回京城了,就算見過以前的嘯風苑,加上陸達、小徐氏等人的描述,大帥府的這個嘯風苑無論從外表還是內涵都是遠遠無法與京城的嘯風苑相提并論。
    不是這里條件不夠,而是無論是陸達還是小徐氏或者其他人鎮國公府的人,他們對鎮國公府內那座嘯風苑的不過只是流于表面。
    不過在離京城千里之外的庸城,乍然之間看到“嘯風苑”三個大字,還是令蘇云朵很有幾分感慨:“這是誰的策劃,居然還特地在這里弄個嘯風苑出來!”
    楊傲群抿嘴一笑:“不僅僅只是嘯風苑,在大帥府還有正和堂,旭輝苑,對了,我帶著大妞妞就住在后面的水清苑!”
    聽著這些熟悉的名字,蘇云朵有些哭笑不得。
    原來庸城的大帥府雖說構造與鎮國公府截然不同,里面的院子卻按功能和入住的人直接將鎮國公府的院落名稱照搬了過來,倒也省事!
    楊傲群也是經歷過京城與庸城之間的長途跋涉,十分清楚蘇云朵這一路來的辛苦,雖說還有許多話要與蘇云朵說,這時候卻也不好一起拉著蘇云朵不放,催著蘇云朵趕緊進去歇息,她也該回水清苑陪大妞妞了。
    不過就在轉身之即,楊傲群突然想起還有兩個重要的消息尚未告知蘇云朵,而這兩個消息其中之一,是真的很重要,連忙出聲喊住蘇云朵:“大嫂且慢,我這里還有兩個消息要告知之你。”
    “你是說三弟妹懷孕了?這可真是好消息!我來之前,二嬸還在我耳邊嘀咕呢!”蘇云朵聽說曾茹,也就是陸瑾焙的妻子懷孕的消息,自是歡喜不已,算是明白了曾茹為何沒與楊傲群一樣回庸城來。
    楊傲群默默地看著眉開眼笑的蘇云朵,片刻之后又道:“其實,其實還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這次楊傲群顯然有些遲疑,既然是好消息,為何如此期期艾艾,這讓蘇云朵有些疑惑,不過很快就眼睛一亮,目光掃向楊傲群的腹部。
    楊傲群明白蘇云朵變是想岔了,她倒是想再懷一個,給陸瑾臻生個大胖兒子,偏陸瑾臻堅持要讓她再調理一段時間,待大妞妞大些,她的身子好些,再考慮第二胎。
    “你是說,夫人有孕?”待蘇云朵弄清楚這第二喜居然是小徐氏有孕,眉頭也不由微微蹙了蹙,不過很快就釋然了。
    陸達今年不過四十出頭,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能讓女人懷孕并不稀奇。
    而小徐氏作為陸達的填房,比陸達小了整整十歲,今年不過才三十二歲,這樣的年齡在這里也許不能算是生育的好年齡,在蘇云朵的前世別說三十出頭,就是四十出頭還在拼二胎呢。
    小徐氏懷孕真算不得什么奇怪的事,可是對于整個大房來說,的確不算是什么好消息。
    蘇云朵本人倒是無所謂的,只是有些揭發陸瑾康聽到這樣的消息心里會如何。
    當然以往常陸瑾康對陸達和小徐氏那種基本無視的態度,想必也不會有太大的感觸。
    蘇云朵覺得對于小徐氏有孕,陸瑾華和陸玉嬌這對兄妹的反應應該會更強烈些。
    不過如今她人在北疆,怎么也操心不到京城去,當然心里也還是有些為安氏心疼,畢竟她離開京城之后,鎮國公府的又需安氏重新出來操持了。
    看著楊傲群那張因為提到小徐氏懷孕而明顯變化的臉,蘇云朵不由暗自搖頭,輕輕抿了抿嘴,淡淡一笑道:“父親年富力強,夫人也還年輕,長期在一處住著,懷孕并不是什么奇事,添丁增口對鎮國公府是喜事,對咱們大房也是喜事。”
    說罷對著楊傲群挑了挑眉。
    楊傲群雖說性子大咧了些,卻也是個聰明人,瞬間明白了蘇云朵話外的意思。
    說真的初聞小徐氏懷孕消息的時候,她的確沒什么太大的感觸,直到昨日回到庸城被貝氏在耳邊嘀咕了一番之后,心態漸漸了些許變化,這會兒蘇云朵淡淡的幾句話,還真是點醒了她。
    自小徐氏來了北疆,陸達身邊基本就只有小徐氏一人,正如蘇云朵所說,這兩人都還年輕身子骨也都還好,再生育并不稀奇。
    小徐氏到底已經年過三十,再添還能添幾個?
    可是若讓陸達再抬幾個年輕的妾室回來,還真不知要替大房添多少人丁呢,自然是如今這般讓小徐氏將陸達盯緊了更讓人安心些。
    有好消息,自然就有壞消息。
    楊傲群打算告訴蘇云朵的兩個消息中,曾茹和小徐氏的孕事匐在一起算一個,算是好消息吧,還有個消息對與蘇云朵休戚相關,對于蘇云朵來說絕對是壞消息。
    楊傲群原本打算等蘇云朵休息過后再告訴蘇云朵,只是她不過略略遲疑了那么一下下,就被敏銳的蘇云朵察覺出來,索性拉著楊傲群進了嘯風苑。
    “說吧,還有什么消息。”待兩人坐定,白桃送上了茶點,蘇云朵看著楊傲群直截了當地問道。
    由楊傲群數次欲言又止的表現來看,蘇云朵明白楊傲群即將出口的絕對不會是什么好消息,不過該來的總歸要來,蘇云朵更希望掌握主動。
    楊傲群嘆了口氣:“接下來的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說到這里楊傲群頓了片刻,這才咬了咬牙繼續說道:“父親打算在康云牧場參上一股。”
    果然不是什么好消息!蘇云朵的眉頭不由緊緊皺了起來。
    康云牧場雖說在她的名下,可是牧場的基調卻是蘇云朵與圣上共同商議決定的,連最終參股的人員也由圣上親筆御點。
    圣上倒是有意讓鎮國公府參上一股,卻被陸名揚這只老狐貍直接拒絕了。
    康云牧場除了蘇云朵,整個鎮國公府包括姻親無一人參與。
    康云牧場的出資人已經板上釘釘,并不是誰想改變就能改變的。
    別說陸達不行,就是蘇云朵本人也不行。
    大概是知子莫若父吧,在蘇云朵出發來勃泥城之一晚,陸名揚將陸瑾康和蘇云朵喊去書房,再三叮囑他們康云牧場絕對不容陸達插手。
    康云牧場的建立是基于為朝廷養戰馬的基礎上,鎮國公府若想安穩長久,鎮國公府也好,作為北疆元帥的陸達也好,是萬萬不能涉足牧場的。
    如今方便面達卻偏偏要插上一股,雖說蘇云朵也有辦法直接掐滅陸達的心思,同時卻也讓蘇云朵的心里生出濃濃的悔意,當初真不該心里一熱辦什么牧場!
    從來不過問生意的陸達,突然想插手康云牧場,不用楊傲群再說,蘇云朵心里已經明白,必定是有人攛掇,這人是誰,毋庸置疑非小徐氏不可。
    這個時候蘇云朵真是覺得自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當初真該想法子讓小徐氏在家廟里待一輩子!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