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玄幻魔法 > 第一戰神 > 1547.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你不懂什么叫愛
    靜清在數年前就已經成為了恒山派的掌教。
    恒山派很低調,沒有舉行太隆重的慶禮,只是低調的通知了一下她們的盟友,而當時楊武正在外游歷,并沒有收到這個消息,但楊家有把賀禮給獻上的。
    楊武回歸之后,族中也有人給他提過了這事。
    靜清成為了恒山派的掌教,又因為與楊武的關系,與衡山派聯系更加密切,也得到了《五岳劍經》的部分口訣,支持衡山派的舒御成為盟主。
    如今五岳門內斗不休,嵩山與泰山聯合,衡山與恒山聯合,又拉攏了華山派,實際上,華山派是中立派。
    楊武同樣是取出了一滴仙液送給清靜做為賀禮,清靜自然推辭,可被楊武強行要求收下,她才默默的收了下來。
    哪怕她成為了恒山掌教,在楊武面前依舊有些放不開。
    這一點蔣平看得清清楚楚,他在心中暗嘆:“我這個師弟不如師兄風流啊,師兄連小尼姑都不放過,真是禽獸。”
    若是楊武聽到蔣平的抱怨,肯定是非抽他一頓不可。
    當初,他初到超凡界的時候,蔣平就俘虜了清靜,他們也是因此相識的呢。
    到底是誰不放過小尼姑了?
    楊武身邊多了一點人,他并不介意,現在是時候團結他的人的時候到了。
    他讓蔣平出去,尋找楊家人的蹤跡,一旦發現便讓他把人帶過來。
    蔣平不干了,他憑什么要聽楊武的話去尋人呢?
    楊武不得不將陸智抬了起來說:“如果你不替我找人,你那陸郎說不定會被人欺負噢,難道你忍心那些惡心的男人圍著他團團轉?”
    “不行,陸郎就算是爺們,我也喜歡,我去找。”蔣平受不了刺激,離開了這里去尋找陸智了。
    軒轅火舞來到楊武身邊問:“我們要在這里一直呆下去嗎?”
    她還沒有用楊武的仙液,她打算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再動用。
    楊武笑道:“不急,先聚攏的力量,或許還會有惡戰呢。”
    這里最強大的是“原著人族”,他們可是很排外的。
    一旦其他種族無法驅趕,那么原著人族就會出動驅趕。
    這里由他們說了算。
    這也是楊武為何要聚攏自己力量的原因。
    在第一、第二層他放心讓他們自己磨練,到了這一層可不太放心了。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每天都有許多人被淘汰,誰也別想心存僥幸。
    楊武身邊慢慢也聚集了一些人,像他父親楊鎮南、楊霸、許褚等人都還在,也有一部分楊家人被淘汰了。
    另外,孫家也有一些人聚集到了他這邊來。
    畢竟像楊武這樣征服了兩個族群的人太少太少,而他所在的地方就是一處靜土。
    沒多久,衡山派與孫家都陸續有人來了。
    只是他們來的人并不多,而楊武還聽到一個消失,舒御成與舒雨君被迫淘汰了。
    楊武聽到這個消息便無法高興起來了。
    一個是他岳父,一個是他的妻子居然被淘汰了。
    要知道他們倆都修煉了正宗的《五岳劍經》,實力已經很強大了,尤其是舒雨君還拜了劍魔為師,十年時間內,進步更加明顯,怎么會如此輕易被淘汰呢?
    衡山派的人將事情大概說了一遍,原來他們遇上了這里的生靈攻擊,本來已經是艱難取得勝利,哪知道嵩山派、泰山派以及另外一些圣人落井下山,逼得他們走投無路,為了保命,只能淘汰出局了。
    萬幸的是他們都活著,楊武才沒有那么暴躁。
    “看來他們的人不想呆下去了。”楊武沉聲道,接著他對衡山那位半步通天道:“你可知道他們在哪?”
    “要找找才知道,到了這里隨時都在發生變化,我也不敢保證。”衡山派的人應道。
    然而,就在他把話說完沒多久,有一支隊伍狼狽的朝著他們這邊逃了過來。
    他趕緊驚呼道:“是嵩山派和泰山派的混蛋。”
    “來得可真是時候,我允許你帶三怪生靈去對付他們。”楊武勾勒起了一絲冷笑,將三靈神級強者派給了衡山派的半步通天,另他帶一支隊伍去對付嵩山派、泰山派的人。
    這名衡山派半步通天大喜,他拱手應道:“崔屈令命。”
    沒有什么事比做這件事更件人高興了。
    崔屈帶著一支三怪隊伍殺了上去,大喝叫道:“你們這些害盟主淘汰的家伙受死吧。”
    嵩山與泰山的人本已經是驚弓之鳥,當崔屈突然帶著這么多三怪生靈出現之后,徹底的慌了。
    “崔屈你敢與這些異族生靈勾結,你瘋了啊。”
    “衡山的余孽,你安敢如此。”
    “速速聯手,將它們給滅了。”
    他們這些人不過是四十幾人,在數百三怪生靈面前,哪里比擬得了。
    何況還有神級的三怪生靈加入戰斗,他們注定悲劇了。
    不過他們如何掙扎,都注定要統統被淘汰的。
    但有一人倒是另人出乎意料,那便是排在預測榜第三百七十八位的左秋風。
    這女子是左太師的孫女,修煉天賦一向過人,而且姿色也非常不錯,有許多人追求,但這女人說過,一日不入通天,一日不會婚嫁。
    這也意味著她要找修侶,也只會選擇通天強者,不會在通天之下尋找。
    左秋風在三頭怪的圍攻當中,還能夠突圍,確實讓崔屈想不到。
    左秋風實力驚人,一手秋風劍頗有一股無敵之勢,這在一個女人身上出現就了不得了。
    不僅如此,她手握的還是一把神劍,化為了一陣秋風殺出了一條血路。
    眼看左秋風就逃掉之際,一道人影如風一樣攔在了她面前。
    左秋風看到眼前的少年,美眸蕩漾過一陣異色,她淡定的問道:“你就是楊武?”
    楊武輕點了點頭道:“我就是楊武。”
    “長的還真好看,本事又厲害,不如你做我的男人如何,我比舒雨君要強得多,不管是在床上,還是床下,自信都可以另你滿意。”左秋風自信滿滿的說。
    這位五岳門第一美人,絕非是自夸,她確實有這樣的本錢,她穿著一襲簡單的武服,也沒有太花哨的飾品,簡單的不施一絲粉黛,臉蛋潔白細膩,五官如同精雕,身材又異常的高挑,那雙修長的美腿,晃蕩在任何男人面前,皆可令人血脈賁張。
    楊武上下打量了一下左秋風笑道:“確實長得很美,看得我都不忍心殺了。”
    “姑爺,不可以放過她,她是左太師的孫女。”崔屈大叫道。
    他很擔心楊武過不了左秋風這一關誘惑,那就誤事了。
    “沒錯,左太師是我爺爺,你應該清楚他老人家的實力,如果你娶了我,我爺爺必然站在你身后,你將會如虎添翼,對你的事業會有一番大作為,不管從哪一方面看,都比舒雨君要強,而且我也不介意她的存在,但我必須是正妻,對了,我還聽說你對紫霄殿的一個丫頭一片癡心,看得出你是一個專情的男人,哪怕身邊有一兩朵野花,也可以看出你的本性很好,我嫁給你也不虧,而你娶了我更妙,你認為呢?”左秋風無比自信的說。
    接著,她又說:“你們楊家是一個不錯的家族,尤其是在你崛起之后,發展迅猛,需要一個能夠駕馭得起的女人,而我從小就學去掌控宗門內外的事務,對待這些事都會得心應手,你還有神藥師的身份,我必然可以助楊家成為巨頭級別的勢力。”
    遠處的人都聽到了左秋風自信說話,瞬間都驚呆了。
    自信的女人見多了,可是從未見過如此自信的女人。
    她的氣場確實非常霸道,也確實有這種自信的資格,非是別的女人能比擬的。
    哪怕曹紀妃、軒轅三公主之流,在她面前暫時也還要輸一遜吧。
    正如她所說,她是從小就非常注重鍛煉各方面的女人,對許多事務了解得清清楚楚,有這樣的底氣說這樣的話。
    “這個女人真不要臉,虧她能理直氣壯說出這樣的話來。”軒轅火舞不滿說,然后向靜清問:“靜清掌教,你說是不是?”
    靜清合十道:“阿彌陀佛,其實那位小姐說的是真心話,她確實有這樣的能力,如果楊武師兄娶她,對他來說確實是一件大有幫助的事。”
    軒轅火舞瞬間懵了。
    她想讓清靜站在她這邊說話,結果清靜怎么反而幫人家說了?
    “這個老實的小尼姑。”軒轅火舞在心中暗忖道。
    “這個女人真不錯。”楊霸雙手抱在胸前肯定的說。
    “可惜太急功近利了一點。”許褚附和說。
    楊武也被這個女人說得風中凌亂了。
    他貌似啥都沒應吧,為啥這個女人便可以嘮叨嘮叨說這么多呢?
    有意思嗎?
    “你說完了嗎?”楊武反問。
    左秋風愣了愣道:“差不多說完了,莫非你沒有半點心動嗎?”
    楊武輕點了點頭道:“很心動。”,頓了一下他又說:“你可以離開這里了。”
    “什么意思,你覺得我是自大瞎說嗎?”
    “這倒沒有,只是你不懂什么叫愛。”
    ……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