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終結
    鄭太一和霍宮弼發現,他們已經陷進去了。
    之前霍宮弼想的好好的,玄天境被打殘了,他們再出面保下玄天境,名利雙收。
    但他們卻忽略了一點,那就是楚休是否愿意給他們這個面子,讓他們保下玄天境。
    上次天下劍宗那次楚休愿意給面子,是因為那時候他的實力的確是不如鄭太一,不給面子他還能怎么辦?
    而且那一次楚休的主要目標便是天下劍宗內獨孤唯我的精血,拿到了東西,他便勝了一半。
    現在道尊不在,楚休已經完全有了跟八重天巔峰武仙叫板的實力了,而且他還拉上了整個下界武林,換句話說,他有不給三清殿面子的實力。
    鄭太一沉聲道:“楚教主,你究竟想要如何?這件事可以可以商量,沒必要做到如此地步。”
    楚休淡淡道:“我說過了,我要這世間再也沒有玄天境,你們能做到嗎?”
    鄭太一和霍宮弼對視一眼,這恰恰就是他們做不到的!
    若是楚休當著他們的面滅掉了玄天境,那三清殿臉面何存?早知道如此的話,他們就不應該現身。
    這時候一直都沒有開口,生機力量幾乎都快要耗盡的畢游塵忽然大笑了一聲,笑得極其悲涼和瘋狂。
    鄭太一皺眉,他現在對畢游塵沒有絲毫的好感,若不是因為同為道門一脈的份上,他必須要保下玄天境以保存三清殿的名聲,否則他真想看著玄天境被滅。
    畢游塵慘笑了一聲:“我之前一直以為我是下棋的人,整個萬道天宮都在三清殿的算計威壓下活不到大羅天,我玄天境卻是成了道門第二。
    算計隱忍了這么久,我才知道錯了,歷代玄天境的祖師都錯了。
    想要成為道門至尊,隱忍的再多也是無用,今時今日,還不是棋子一顆?
    今日玄天境之難,毀于我之貪,毀于我之不自知。
    楚休,你要交代我便給你交代。
    二位真人,我玄天境如今已經半廢,將在也不會有任何異心了,從此之后,玄天境并入三清殿內,永不背叛。
    只求二位能夠為我玄天境留下最后一絲香火!”
    說完之后,畢游塵根本就沒給鄭太一和霍宮弼說話的機會,竟然直接自碎心脈而死!
    看到這一幕,鄭太一和霍宮弼簡直連罵人的心都有了。
    畢游塵這根本就是在逼宮,拿他的性命逼宮!
    畢游塵這么一死,卻是把他們架了起來,今日他們若是不保下玄天境,三清殿的名聲可是會被嚴重打擊的。
    對于三清殿這種站在巔峰的存在來說,名聲對于他們可就是實際的利益。
    楚休也沒想到,畢游塵最后竟然玩的這么絕。
    畢游塵此人跟玄天境歷代的掌教都差不多,自身雖然實力不差,但卻心思算計太多,有些小家子,很容易算計到最后,把自己算計了進去。
    這一次他是算計楚休失敗,結果被逼到了絕路之上。
    若是沒有楚休,將來等玄天境隱忍積攢夠了實力,準備跟三清殿平分東域的時候,相信那時候三清殿也會教教他們做人的。
    三清殿雖然看重名聲,但卻也不會在這種時候婦人之仁。
    到了最后一步,畢游塵竟然還當真大氣了一次,自盡拿自己的性命來逼迫三清殿保下玄天境。
    鄭太一長嘆了一聲,將目光轉向楚休,無奈道:“楚教主你也看到了,玄天境我三清殿是必須保下的,你要什么條件,開口吧。
    我相信你今日鬧出這么大的聲勢,肯定也是不想跟我三清殿徹底拼死一搏的。”
    下方眾多武林勢力也是望向楚休,他們相信,楚休應該也會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答復。
    楚休沉聲道:“既然三清殿有誠意,那我也愿意退讓一步。
    玄天境今日之事雖然是我挑起來的,但卻是因為大羅天跟下界之間的矛盾所產生的。
    這個矛盾在北燕發生過,但卻被我所鎮壓了下來。
    但我只能保住整個北燕,卻是保不住整個下界武林。
    昔日大羅天下界之時曾經說過,你我雙方本是同出一源,但實際上,有些宗門卻并沒有這么看待。”
    鄭太一連忙道:“我三清殿可一直都是這么看待的。”
    楚休輕笑了一聲,三清殿究竟是不是這么看的,那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三清殿是不是這么看的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需要重新界定一個規矩。
    這番話之前是大羅天的許諾,但說句不好聽的話,下界武林前路如何,全要建立在你大羅天勢力的誠信之下。
    萬一你們不想遵守這個諾言,豈不是便糟糕了?
    三清殿身為大羅天最為巔峰的宗門,我希望以三清殿和我昆侖魔教的名義詔告天下,禁止大羅天宗門擾亂欺壓下界武林,如有違背者,兩派聯手,共同誅之!”
    霍宮弼聞言頓時冷哼了一聲,一臉不滿之色。
    就像楚休說的那樣,口頭的承諾是否要遵守,完全就要看三清殿等勢力是否想要遵守承諾。
    但此時正式昭告天下的文書一出,三清殿毀諾丟失的便是名聲。
    而且這份文書還要昆侖魔教和三清殿一起簽署,這豈不是說他昆侖魔教有資格跟三清殿比肩嗎?
    只不過現在也只能這樣,三清殿是大羅天第一宗門,但昆侖魔教的實力也是冠絕下界武林,除了楚休的昆侖魔教,整個下界武林也找不出來有資格簽訂這協議之人。
    鄭太一沉聲道:“好,這條我三清殿答應了。”
    反正三清殿之前就沒準備違背承諾,此時答應除了抬舉一下楚休,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下界那幫武林勢力也是松了一口氣。
    有了三清殿的正式承諾,并且還要詔告天下,那以后他們也不用擔心得罪了一個大羅天宗門便要被滅門了,起碼上面有人約束他們。
    楚休笑了笑道:“既然三清殿同意,那就該說說第二件事情了。”
    說著,楚休將那萬道天宮的道藏拿出來道:“第一件是為了整個下界武林而談的,這第二件則是為了我楚某人自己而談的。
    萬道天宮的道藏諸位明明都想要,為什么還要拒絕呢?這是我第二次交易,諸位還要拒絕嗎?”
    霍宮弼還想要說些什么,但這一次鄭太一卻是十分強硬的打斷了他的話,沉聲道:“好,這筆交易我答應了,隨后我便讓人去大羅天三清殿內取來五百年前那一位的精血。”
    通過這一次的事情鄭太一算是看出來楚休究竟有多狠了。
    明明是一件勾心斗角般的小事情,雙方完全可以站在后面當個下棋的人,玄天境和天師府都可以當棋子,讓他們任意去斗。
    結果楚休倒好,他不當棋子也不當下棋的人,而是直接粗暴的把棋局給掀翻了,大家赤膊相見,這簡直不講道理。
    這一次三清殿若是再拒絕,說不定他楚休會搞出什么事情來。
    反正交易是雙贏的事情,他們三清殿也不會太吃虧。
    楚休大笑道:“真人痛快!還有最后一件事情,若是真人答應,我立刻便帶著人撤走。”
    霍宮弼忍不住怒聲道:“楚休!再一再二不能再三,你真當我三清殿好欺不成!?”
    楚休搖搖頭道:“這第三件事情只是為了做一個了結而已。
    此事的罪魁禍首之一便是畢游塵的親傳弟子馮羽。
    整個玄天境誰都可以放過,唯有他,必須死!”
    在場的所有人頓時都將目光看向已經被陳青帝重創,甚至現在還在吐著血的馮羽。
    下界武林的人想要他死,畢竟最先欺壓朱雀閣的,便是他。
    玄天境已經被打殘了,殘存的兩位武仙也想要他死,因為就是他的愚蠢舉動給了楚休借口把柄。
    雖然說以楚休的態度,沒有馮羽楚休也會找出別的把柄借口來,但誰讓你撞槍口上的?
    甚至其他玄天境的弟子也是如此想的。
    人都是自私的,死了你一個,大家都能夠活命,那就請你學學你師父,乖乖赴死吧。
    甚至就連鄭太一都和霍宮弼都如此想。
    這件事情已經是一團糟了,三清殿已經不想再跟楚休糾纏下去了。
    所以兩個人都是默然的看著馮羽,希望他像畢游塵那樣,有些擔當,自己承擔因果,換得整個玄天境的生機和**的終結。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感覺到那些目光,馮羽已經有些崩潰了。
    他不是畢游塵,他身上也沒有背負那么多東西。
    甚至馮羽一直都在拿自己去跟三清殿的許歸山,認為若是身在三清殿,甚至要比對方更出色。
    結果現在,這一切都沒了,他還要死?他不想死!
    怒吼一聲,馮羽周身黑水化作血海,氣血之力狂暴的燃燒著,化作一道血色長虹便想要逃離這里。
    就在這時,陸江河冷笑一聲,一步踏出,手捏印決之間,血魔神功被他施展到了極致。
    馮羽周身的血海瞬間倒灌,把他整個人都給包裹在了其中,瞬間炸裂!
    ‘砰’的一聲輕響,馮羽的尸體已經掉落在了地上,成為干尸。
    陸江河得意的大笑道:“在我‘血海魔尊’陸江河面前還敢玩弄氣血?簡直天真!本尊……”
    “撤。”
    眼看馮羽身死,楚休直接一揮手,打斷了陸江河的裝逼,直接帶著下界武者撤離。
    陸江河:“…………”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