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說 > 科幻末世 > 無限獵場 > 第二百三十七節 各自x的x命運 6
    這樣一來,b家族就不可能得到他,危險就可以排除了。
    蒂娜看完這份報告后,手不停的顫抖著。接著,她低下頭,臉上透露出了極度的痛苦和悔恨。
    過了一會兒,她再抬起頭的時候,屋子里已經站了四五個戴著頭盔,穿著制服,拿著槍的人。
    “你們...”蒂娜顫抖著,看向他們。“你們要干什么?”
    “你殺死了對委員會的計劃來說非常重要的駕駛員,拉納。”站在最前方的那個人說道。“我們是奉委員會的命令,來懲罰你的。”
    “起來,跟我們走。”
    蒂娜搖了搖頭,滿臉都是恐懼。“不...我是冤枉的...我什么都沒做...”
    戴頭盔的人:“b家族的人提供了證據。”
    蒂娜尖叫了起來:“不是的!是他們打算冒充成我的模樣!”
    她這樣說著,拼命的搖著頭。之后,戴頭盔的人走過來,像是打算把她抓起來。
    蒂娜丟下了手中的報告和槍,像是認命了一般,露出了滿臉的苦笑。但在之后,那些人碰到她之前,一個穿著駕駛服的身影出現在了她面前。
    “我不會讓你們碰她的。”
    這句話充滿稚氣,但又異常堅定。蒂娜驚訝的看著這個人的背影,喊了出來。“拉納?”
    他看向面前拿著槍的人。“對我來說,她是獨一無二的,我愛她!”
    聽他這么說,那些戴著頭盔,拿著槍的人齊齊后退了一步。接著,互相注視著,低聲說了起來。
    “要是你這么說的話...”戴頭盔的人聲音變低了很多,像是想要讓步。
    但在這個瞬間,拉納的身旁就出現了另一個蒂娜。
    她的手放在背后,動著。接著,這個拉納的身子一晃,‘噗’的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接著,他捂住胸口心臟的位置,看著面前的另一個蒂娜,眼神里充滿了絕望。
    “你....”
    這個突然出現的蒂娜隨即走到了拉納面前。“沒錯,是我殺了你。”
    “不!”原本的蒂娜大喊道。“不是!我....”
    拉納沒聽到她喊什么。他大口的呼吸了幾次,然后又吐出一口血來,失去了氣息。
    見狀,那些戴著頭盔的人又舉起槍,對準了面前的兩個蒂娜。
    但另一個蒂娜卻像是沒看見這些一樣---她轉向蒂娜,開口了:
    “我不愛他,我從來沒有愛過他,就像我從來沒有愛過別的家人一樣。”
    “不是!”蒂娜否定道。“不是這樣的!”
    也許是她的喊聲起到了作用,另一個蒂娜的身影略微有些變淡了。但之后,她沒有消失,而是看著蒂娜,繼續說了下去:
    “我不相信他,因為我不相信自己。我覺得他會背叛我,因為我覺得自己骯臟、丑陋、卑劣、下賤,不配得到任何人的愛。”
    蒂娜顫抖著,捂住了臉。
    另一個蒂娜:“殺掉他之后,我很痛苦。為了安慰自己,我隨便吃了點藥,裝作想要自殺的模樣。這樣一來,我的心得到了安慰,可以繼續活下去了。”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被別人殺掉,我無所謂;被委員會懲罰,我也會接受----誰都可以,怎么都可以。”
    “但我不敢自己動手,那像是我犯了錯---像是我對不起他一樣。”
    “到了最后,我依舊是如此怯懦,如此丑陋。”
    “不不不不不!!!!!”蒂娜聽到這里,再也忍不住了。
    她這樣喊著,撲到地上,撿起那把槍。之后,她克制住手臂的劇烈顫抖,把槍口對準了自己的額頭。
    拉納又一次出現在了她面前,站在那里,默默的看著她。
    “對不起。”
    她對他這樣說著,手抖的更厲害了。但這次,她成功的扣動了扳機。
    ----
    ‘噗’的一聲之后,她的頭上被打出了一個大洞。那具身軀,隨之也倒在地上。
    黛爾坐在椅子上,默默的看著屏幕上出現的這一幕。之后,她閉上眼,雙手撐住頭。
    良久,她站起身,推開一旁的門,走進另一個房間里。
    王洛正坐在那里,拿著一份報告在看。黛爾進來后,他抬起頭看向對方。“結束了嗎?”
    黛爾:“結束了。她...給了自己腦袋一槍。”
    說完,她露出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樣。“你....”
    王洛:“怎么?”
    黛爾:“不...沒什么。”
    “她該死。但是...但是你怎么知道委員會的計劃?以及a家族和b家族的行動報告?”
    王洛:“我知道嗎?”
    黛爾:“那不是真的嗎?可...可如果是假的,她怎么沒質疑?”
    王洛笑了起來:“因為我壓制了她的記憶。”
    黛爾:“壓制記憶?你...”
    王洛:“我...確實,這個解釋起來比較復雜。你確定要聽嗎?”
    黛爾拿出了筆和本子。
    王洛:“好吧...那就從頭講起吧。”
    “我在見到她的第一眼時,就感覺到她對‘愛’極度的渴求,所以,在面對可能被殺的情況時,我寫了封情書給她。”
    “但是沒用,依舊遭到了她的攻擊。僥幸沒死...后來,我了解到了她過去遭遇的一些事情,之后才發現,她所表現出來的,是一種精神上的,嚴重而強烈的扭曲,一種極度的病態。”
    “應該是親手把自己的家人送入地獄的那一刻,她就患上了這種疾病。”
    “這是一個既不能用貪婪壓制自己對家人的愛,也不能為了愛而舍棄心中的貪婪....這樣的人。在發現長的很像她弟弟的拉納,她心中的貪婪,不愿意承認錯誤的意愿,促使她殺死他---再殺自己的家人一次;而心中的愛,促使她無微不至的、盡心竭力的,去悉心照顧他。”
    黛爾像是想起了什么。
    王洛:“事情到這里的時候還算簡單。如果拉納沒有成為高達的駕駛員---那他給予她的回報,也許能在一定程度上治愈她的痛苦。她也可能會殺了他---但并不會造成精神上的扭曲和刺激。”
    “但是,拉納突然成了高達的駕駛員。這一刻,她一方面因可以利用他而欣喜,一方面因為他可能報復自己而恐懼。”
彩经网湖北快三大小走势图